星期二, 十月 15, 2019
主页 主页

主页

不懂装懂回应新汽油机制 阿邦佐打脸玛欣桂贤自作聪明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教秘书陈国彬调侃人民党主席占马欣和人联党主席沈桂贤不懂装懂对新汽油津贴机制发表误导性言论,而遭首长阿邦佐哈里打脸两人的自作聪明。 首长阿邦佐哈里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由于尚不清楚新机制整体详情,所以不妄下定论。 由此可见,阿邦佐的言论也凸显了身为GPS成员党领袖的占玛欣和沈桂贤在没有真正了解情况下,就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向联邦政府开火,更甚是误导大众唯恐天下不乱。 陈国彬说,占玛欣和沈桂贤根本是在对新旧汽油津贴机制的无知下,断章取义的胡乱批评希盟政府,还骂指联邦“歧视”砂州。 陈国彬还说,占玛欣和沈桂贤在作出批评时,也故意不提及新汽油津贴机制的重点,那就是东马砂沙是不受新机制影响,显然他们有心转移焦点,以挑起砂州人民对联邦的不满情绪。 他强调,是新汽油津贴机制只限西马半岛;至于东马的砂拉越,沙巴和纳闽则不受影响的继续享有现有的汽油津贴机制,即RON95汽油维持顶价每公升2.08令吉。

国州市议员各司其职 贬踩他人博出位缺政治素养

服务人民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人民代议士政治工作中,非常重视的一个环节,同时也是该党的重要纲领,因此,即使身在野,严重缺乏资源的时候,他们仍然积极的投入这个领域的工作。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砂人联党武吉阿瑟支部青年团团长钱进一市议员利用修补中华路引桥的事件来作文章,否定她及郑爱鸰州议员为民服务的做法,是非常可笑的政治动作。 刘强燕说,国州议员和市议员均扮演着各自重要角色,可谓各司其职。隶属市议会管辖的课题本应是市议员的职责,若还是无法取得解决,国州议员就会正视的尽量把问题解决。 但遗憾是,市议员若自知无能力把问题解决,就会把责任推卸予国州议员,以掩盖自身的无能。反之,市议员可以解决的问题,就会自我邀功踩低国州议员,尤其是行动党的国州议员。   她强调,为民众解决民生事务,包括修桥建路丶清理沟渠等,原本就是地方议会最基本的服务领域。今天,诗巫民众会面对如此多的民生问题,是诗巫市议会失责的证明。   “据我知晓,诗巫市议会将管辖范围分区,并由各别的市议员负责,民众面对问题,首先要去帮忙解决的应该是市议员与市议会。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许多的民生问题都交到行动党人民代议士的手上,原因是他们的投诉不受理。”   她表示,许多民众都对人民代议士产生错误的认知,以为到“前线”解决民生问题是他们的职责。事实上,身为立法者(Law Makers),制定法律以及将人民重要的事务带上议会的殿堂寻求解决,才是他们的“正职”。   也因为民众面对太多的问题没有获得解决,当局甚至不闻不问,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只有“父代母职”,主动的为民众提供各种的援助。而为了更有效的帮助人民解决问题,刘强燕国会议员还成立了服务团队。   “在我的服务所,有着庞大民众投诉及寻求解决问题的记录,随时欢迎真正关心民疾的政治工作者来翻阅。因着当局的服务不到位,我们需要更多有志一同的人士,共同来为人民纾解困境。”   钱进一既然拥有市议员的身份,他应该克尽职守,先做好自己的本份,同时发挥人联党“巨大的影响力”,纠正诗巫市议会在服务领域中的不足,提高服务效率。而非利用踩踏行动党人民代议士的方式,来捞取政治资本。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说,一位真正有政治素养,为国为民的政治工作者,不会为了争出位而急于表现,更不会用贬低他人的做法来抬高自己。

耗时3个月寄件属个案 大马邮局注重递送服务素质

联邦通讯及多媒体部指,吉隆坡寄往诗巫的函件耗时3个月仅是个案,并不代表整个邮局服务素质。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在国会中向联邦通讯及多媒体部提问,如何提升诗巫邮政局的送件及快递服务,因有使用者投诉指,从吉隆坡寄往诗巫的函件,竟耗时三个月才收到。 该部透过书面回应,指马来西亚邮政局非常注重于邮件及送件的服务素质。而在诗巫城区,共有26位邮差,负责29个服务区域的送件。 在乡区方面,亦有另26名社区邮差负责长屋及甘榜区域的送件。而诗巫邮局现共有1800个注册邮政信箱(P.O. Box), 乡区的社区邮差都有各自的负责区域,他们都会每个月的其中一个特定时间,到邮局领取信件后,再送到收件人地点。这也是乡区或偏远区域有者投诉很慢收到信件的其一原因。 与此同时,送件迟缓的原因还包括收件人的资料不齐全、或地址填写错误等。而当邮件过多时,邮差都需在周六加班处理信件分类及送件。

强词夺理指修宪无关复邦 GPS仍以巫统马首是瞻

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副部长兼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的私人助理李佰福对砂盟的国会议员持有私人政治议程倍感失望,并谴责砂盟第二次出卖砂拉越人民。 李佰福说,希盟新政府执政中央未足一年,就以行动在国会提呈修宪砂沙复邦的地位。这也是新政府执政后第一项的修宪动议,也显示了希盟政府对砂沙的重视。 “在一读过程中,修宪在字眼上出现很多争议,毕竟每个人的诠释不一样,可实际上其架构和意义已经涵盖其中。” 不过,由于砂拉越和沙巴的人民出现两级化的反应。因此希盟政府便再做出调整和修改,可惜修改后的修宪法却再次不获得砂盟的支持。 李佰福表示,希盟政府之所以修正修宪措辞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希盟政府要履行宣言承诺归还沙巴和砂拉越地位。而此次修宪复邦是希盟第一步骤,接下来还会归还更多权益。如果没有地位,试问要如何说服他人来归还主权呢? 在国会修宪辩论过程当中,李佰福也发现砂盟的议员们的辩论内容都是针对一些无中生有的字眼,甚至强词夺理指修宪与恢复砂拉越地位没有关系来敷衍了事。

为掩饰首长拒绝希盟献议 GPS惟有一昧攻击联邦

行动党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遗憾砂拉越政党联盟州议员在州立法议会辩论环节,频频攻击希望联盟政府,但是却不敢让路给希望联盟州议员做出回应。 他表示,如果敢攻击他人,就要敢让对方做出回应,而不是单方面自说自话。 他指出,在州立法议会内,理应给予双方机会解释,因为朝野州议员都是民选代表,不应只有攻击却不给予解释。 “当我攻击你时,对方必定会给予解释。不允许的话,这显示做出攻击的那一方没有信心,所以阻止对方做出解释。” 黄培根在砂拉越州立法议会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多位砂拉越政党联盟州议员在辩论时抨击希望联盟政府,却不愿意让路给他做回应一事,发表谈话。 他声言,自己在辩论时,提及砂拉越政党联盟事项,遭到对方打岔要求做出回应,都会礼貌让路。

解决砂人无国籍身份问题 郑爱鴒建议砂政府为18岁以上者发行砂卡

为解决砂拉越无国籍身份的问题,武吉阿瑟区州议员郑爱鸰建议砂政府可以效仿沙巴发放属于砂拉越的砂拉越卡,与沙巴不同的是,砂拉越卡的发放的目标应该是18岁以上在砂拉越出生成长且无国籍人士。 她说,该卡登记的目的是让他们受到官方承认他们是出生在砂拉越,以便他们能在砂拉越受聘工作及在砂拉越境内自由活动。同时,他们的孩子也将被允许在政府学校上学,接受州政府补贴的学费,并为这些人设立相等于雇员公积金局的个人储蓄计划。 郑爱鸰是在州议会参与州元首施政御词辩论时,如是表示。 她说,砂拉越的无国籍问题并没有减少的迹象,虽然在上一次州议会的记录显示只反映了已获处理了公民权申请人数,但实际数目远远多过所记录的人数,不包括那些无法提呈申请的人数,这是国民登记局、省公署、县公署等机构无法否认的事实。 她说,在本月7日前往加帛展开工作访问时,也遇到了至少二至三代未获公民权的家庭,由此可见,基于没有身份证明,第二代家庭虽然试图透过结婚生子,但这些孩子在法律上将也无法获得他们的出生证。目前,她也正关注一个家庭中至少有20至25个人至今仍面对公民权问题。 她坦诚,公民权是隶属联邦事务,而砂希盟国会议员同样致力探讨是项课题。但是,她所要强调的是,砂政府必须在其能力和权限范围内,拟定一套措施来缓解这个问题,毕竟这问题将会造成社会课题。

说好三个化粪池只建一个 沈杰龙挑战沈桂贤公开工程账目

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兼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的特别助理沈杰龙向砂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部长沈桂贤及巴达旺市议会主席罗克强提出质问,针对短廊组屋说好耗资26万1549令吉重建三个化粪池,为何至今只做好一个就停工? 沈杰龙是在昨天接获投诉指短廊组屋化粪池崩塌,前往了解情况并发现有关化粪池与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化粪池崩塌事件仍属于同一楼栋的化粪池。 沈杰龙表示,有关承包商建设化粪池的工程告示牌仍竖立在此,而告示牌清楚阐明将为该第9楼栋组屋进行三个化粪池的提升工程,预计会在今年1月11日竣工。 但遗憾的是,除了第一的化粪池外,第二和第三个化粪池则未见有任何提升,整栋组屋周围也找不到还有施工迹象。目前,第二化粪池已明显崩塌,而第三个化粪池算是处于良好状态。 沈杰龙表示,身为市议会主席和房屋部长的他们有义务去监督每项工程,以确保工程如期完成。 “如果(化粪池提升工程)已经完成,为什么和当初说好重建三个化粪池,现在却只做好一个就完工了?”

政治资本大幅削弱 周政新:GPS为保政权卑屈伊党

丹绒峇都州议员周政新表示,砂政盟意识到自己在来届州选已没有多余对砂州有利的政治资本,但为了保住现有政权而不惜违背砂州人民意愿与伊党合作,敞开双手欢迎这等发表蔑视砂州各族和谐的政党,实在叫人咋舌。 “希盟会坚持延续第14届全国大选制定的方案,就是凝聚全民力量与希盟共同努力的不分地域维护中庸、多元文化、种族及宗教的色彩。” 他在文告中表示,砂拉越一直以来都是捍卫世俗保障的州属,尤其是早在70年代以前,宗教与种族和谐都未曾出现问题。不过,以土著保守党为首的砂国阵政府当时却弃绝在砂拉越学习英语,改用马来亚的马来文在砂境内学校教学。 “砂政盟在希盟新政府提呈恢复1963年大马协议砂沙同等伙伴地位修宪时,选择配合巫统否定砂沙人的权益,尽管他们脱去国阵外壳,也不过是制造他们抛弃种族与宗教政治的假象。如今,砂州人民再次认清砂政盟还是继续被巫统与伊党牵着鼻子走。” 他指出,身为砂拉越人近来感到非常遗憾,砂政盟一直高喊的捍卫主权如今却沦为口号,砂政盟过去屡屡行使移民自主权阻挡希盟领袖入境砂州。甚至連我国马中商务理事会总执行长在日前也只准入境3天,如今却放任煽动种族宗教情绪的极端分子,即伊党主席自由进出砂州,尝试分化砂拉越人的团结与和谐。 周政新强调,民主行动党從未有种族问题,亦不反对任何宗教信仰。他质问砂政盟如今是否已黔驴技穷,或是走到绝望的地步,为了政治生存苟且偷生,罔顾砂州人民托付宁愿与伊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