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4, 2020
主页 主页

主页

仅3周何以颁布工程? 俞利文抨阿邦佐将砂残校课题政治化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斥首长阿邦佐哈里将砂拉越残校课题政治化! “首长本身清楚维修残校的机制及程序;即必须通过公开招标、且在相关工程及程序上需要拥有适当的监督程序。” 他说,但阿邦佐却利用这课题来抨击希盟政府,此举显然的是将教育课题政治化,试图捞取政治支持。 “所以我对此感到遗憾!” 俞利文在一篇文告中指出,联邦政府与砂政府已经商定了4项主要机制,其中的一项即是砂拉越残旧学校的修缮工作必须通过公开招标程序,此举是为了确保联邦政府的财务安排具透明度及妥善被应用。 他说,根据报道,砂拉越政府声称他们所偿还给联邦政府的3.5亿令吉是在今年8月4日左右支付;而今天是8月26日,距离当时仅3个星期时间。

修宪没有偏离原版 还原1963年建国最初状态

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强调,国会拟议的修宪法案,明确是将沙巴、砂拉越恢复到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时的最初状态,也没有偏离当时的形式,即将砂拉越和砂拉越(b)与西马半岛11个州(a)分开,这将为马来西亚联邦的形成带来了全新的意义。 陈国彬解释,国会拟议修宪绝对不能被解读成11+2=13个州,这是完全错误的诠释,修宪的真正用意是将西马半岛11个州组在同一组单位(a),和沙巴、砂拉越则组在(b)的单位,这形式就像在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形式是一致的。 他说,希盟新政府在国会拟议修宪是重要的第一步骤,这种情况在前朝国阵期间是不可能出现的。因此,此次修宪必须得以通过,好让它继续迈向下一步骤,以新的更高地位来争取及保护砂拉越的权益。 也是砂行动党委员的陈国彬今日发文告表示,GPS当时在国阵内,与人联党一起通过支持1976年修宪,将砂拉越、沙巴地位贬低成为13个州之一。从那以后,他们变得沉默,也证明他们无法真正保护砂拉越过去44年的权益,只能跟随国阵老大共舞、剥削砂拉越权益。 可悲的是,即使国阵倒台,GPS仍还是循着国阵巫统在国会反对党领袖的优势,尽管希盟修宪是为了恢复砂沙地位而修正,以使砂沙恢复在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的原本地,但GPS还是回避对修宪的支持。 砂政府的GPS,尤其是人联党更应该对恢复砂拉越权益方面作出表态,把握修宪机会弥补先辈的过错。人联党在去年GE14全国大选大唱争取恢复砂拉越地位,如今时机到了却不支持修宪。

秉持透明施政原则 刘强燕公布其南兰国会选区拨款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在面子书上公布2019年400万令吉选区拨款的用途与细节,以彰显希盟政府用钱透明化的原则与精神,藉此塑造一个问责的行政制度。 有关拨款的用途包括:1.        作为医院与诊疗所购买医疗器材和设施;2.        协助学校修茸与更换旧器材;3.        援助贫穷学生(例如回到学校计划);4.        作为公会与教会活动及修茸破旧设施;5.   ...

符祥威扮失忆? 杨薇讳批人联才是罪魁祸首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抨击人联党尤其是该党的青总团秘书符祥威之前一直鼓吹人民购买PR1MA房屋,致使许多人民才会购买比现今贵多30%的房屋。因此,人联党才是此事件的罪魁祸首。 杨薇讳也调侃,如今的符祥威似乎是患上失忆症,忘了他之前是如何透过一马房屋发展公司多次举办房屋展销会,及拼命游说人民购买贵的PR1MA房屋。 她不忘提醒符祥威,当时对方在展销会时有说过“这是难得的机会,要青年把握机会购买一马公寓单位”的言论。 然而,一马房屋今天被折扣高达30%优惠,过去一直大力推荐人民购买一马房屋的人联党符祥威却无法做出交代,现在胡言乱语找下台阶。 杨薇讳进一步指出,当时2016年砂州选时,人联党及符祥威还把PR1MA房屋当成是大选竞选课题,更在他们的大选选民集会上把一马房屋讲到“天花乱坠”。当时的一马房屋价格这么贵,可是人联党没有给予理会,还一直游说才会导致人民去购买到昂贵的一马房屋。 “PR1MA房屋事件就是最好的铁证,人联党的话根本不能相信,只会把利益当前头,引发问题。”

将过去责任推给希盟 GPS在朝都做了什么?

GPS国州议员担心个人利益得失,而选择静静吃糖果罔顾砂民利益,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及失望。 针对土保党山都望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旺朱乃迪指前朝最后一次审查砂拉越的特别拨款是在1969年,至今再也没有审查的说法,陈祥智反问GPS谁该负起当时的责任,相信砂国阵是最一清二楚。 陈祥智今日发出文告抨击GPS,即过去的砂国阵国州议员在过去数十年来到底在干了什么?为何数十年来都没有人在国州议会提起?而是直到希盟执政中央政府才来炒作呢? 让人气愤的是,砂国阵竟将参组马来西亚三邦之一地位的砂拉越贬为十三州之一。此外, 由土保党起草的5%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也在1974年实施,彻底贱卖掉砂拉越的自主权。 陈祥智指出,GPS在过去49年执政时间内选择静静不敢出声,现在却想把责任推给希盟政府,这充分说明了不管是从前的国阵,还是改名后的砂政盟,他们的心中只有个人利益和一党之私。 他强调,砂拉越人民唯有通过换政府,良好廉洁的施政,才能使砂拉越人民过上好日子。

新冠肺炎经济救援措施 陈祥智促砂政府做到咨询透明

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促请砂州政府就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所推行的经济援助措施,做到资讯透明、做细做实,尽快的将援助金派发到日薪散工和贫困家庭手中,以免他们面对断粮之苦。 他说,砂州许多受薪阶级和日薪工人,薪金只够日常生活,很多人要缴还房租或车贷,如今受行动管制令影响,他们可谓手停口停。而居住在偏远农村的农户,平时还能依靠贩卖一些农产品赚取生活费,现在却因为防疫限制人员流动,即使有农产品也无处卖,生活陷入困境。 为此,陈祥智呼吁砂州政府立即发放援助金给有需要的群体,而非等到4月份才给。 他表示,众所周知,砂政府一直强调砂州拥有三百亿令吉储备金,面对抗疫非常时刻,砂政府应该为每个贫困家庭提供500令吉的帮助。 与此同时,陈祥智亦吁请联邦政府将今年的生活援助金一次性发给受益者,使大家安心地待在家里,平安无事渡过难关。

选民合法年龄降至18岁 俞利文:可消除青年参政的民主进程障碍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强调,联邦政府内阁决定将选民合法年龄降至18岁,其实不单是一项表面上的改变,其中重要的用意是在于赋予青年更大的权力,消除人民参政所面对的民主进程障碍。 他指出,首相马哈迪及内阁成员们联同在野党领袖们进行会谈,就修改宪法将选民合法年龄降至18岁及引用自动成为选民系统达成协议。 “当然,这不是一项新鲜课题,它乃希盟的其中一项竞选宣言,同时也是当今希盟政府多年来的斗争。” 他指出,如果将选民投票年龄从21岁降到18岁,最终将不仅有370万新选民被列入我国的选民册,且还增加380万未登记的青年,我国的选民人数将达到1480万人。 他强调,这项修正案最大的受益者不仅是青年,且也涵盖各年龄层的人士,尤其是乡区的人民。 根据统计数据,砂拉越未登记成为选民的合法年龄的人民占全国最高数目;砂拉越有许多乡区人民因为面对种种的阻碍未能前往注册成为选民。所以这意味这大部分的砂拉越人民能够在这修正案中受惠,成为合格选民。

黄庆伟抛砖引玉 为患病学妹捐款

为善不落人后!也是古晋中学校友的浮罗岸区州立法议员黄庆伟捐助1000令吉,作为田采霖学妹的医疗费用。黄庆伟于日前将捐款亲自送到田采霖的住所。 现年14岁的田采霖居住在峇都林当区老店,目前于古晋中学就读。她因为脊椎侧弯,急需募款1万8000令吉的医药费,以赴中国广州“龙脊康骨专科”接受物理治疗并量身订制德国施罗斯GBW脊椎侧弯支具,让其脊椎侧弯情况受到控制且康復。 由于田采霖双亲都是打工族,收入不多只足以一家人餬口,但要马上掏出一笔1万8000令吉医疗费,对其家人而言是雪上加霜。 田采霖的母亲日前向马来西亚善心组织古晋理事提出求助,并在善心组织的协助号召下,捐款陆续而来。 在古晋,为田采霖进行物理医疗,和安排她赴广州接受进一步物理医疗和量身订制脊椎侧弯支具的骨伤科护理中心已确定,同时,田采霖将于6月13日飞往中国广州。不过,其医疗费必须在6月8日之前缴清。 有意捐款给采霖的善心人士,可将善款汇入其母亲房孜娜(Pi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