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月 28, 2020
主页 主页

主页

俞利文促国会议长裁决 伊党议员向全国基督徒道歉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国会议长必需做出裁决,迫使伊斯兰党国会议员莫哈末查华威不仅是要在国会上撤回其敏感言论,除了向全国的基督教徒,也要向其他宗教信仰人士做出公开道歉,为他发表不尊重其他宗教言论负起责任。 因此,俞利文已致函予议长,要求在年杪召开国会时针对此事做出裁决。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昨日国会针对加重酒驾者惩罚事宜进行2020年里路交通法令修正案辩论,而对于莫哈末查华威在辩论中发表了宗教敏感言论,他感到遗憾。 他说,伊斯兰党国会议员为了证明自身观点,竟说包括基督教在内的所有宗教都禁止酒精饮料,还指基督教的圣经是被“篡改”或“扭曲”的。 俞利文表示,莫哈末查华威不仅对其他宗教有着不正确且缺乏理解,甚至越界亵渎圣经,尤其圣经是基督教徒的圣物之一。 他强调,莫哈末查华威的言论是无法被接受的,虽然他尊重任何人对事情有不同见解权利,但对方不应该越界的侮辱并亵渎他人的宗教信仰,这可能会导致我国多元种族和宗教之间产生不必要的理解,甚至情绪紧张。

纳吉表罪成立 朋党不寒而栗

欢迎高庭今天的判决,纳吉表面罪名成立。 希盟政府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上台至今,致力打击贪污腐败,其中包括了设立国家施政和廉政及反贪中心,让马来西亚朝向“零贪腐国家”的目标前进。 同时,新政府也发布了“2019年至2023年国家反贪大蓝图”以及在内阁通过强制所有国会议员和配偶申报财产的动议。 或许人民会对于希盟政府执政至今还没有看到有前朝高官因为贪污而坐牢感到疑惑;这其实并不表示他们没有贪污,而是因为在希盟执政后,摒弃了国阵之前滥用权力操纵法律的做法,而是遵照合法以及合理的程序来执行。 目前在法院被起诉的前朝官员分别是: 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兼巫统前主席马来西亚前第一夫人罗斯玛马来西亚前副首相兼前巫统主席阿末扎西沙巴前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巫统华玲国会议员兼朝圣基金会前主席拿督斯里阿都阿兹大马公司委员会(SSM)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扎哈拉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前主席丹斯里莫哈末依沙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伊斯兰党前署理主席拿督纳沙鲁丁

拒绝行动党展延党代申请 翁政杰吁全民“阿爸”的藤条挥向注册局总监

昨日收到了来自民主行动党中央组织部寄来的大会通知书,行动党将于12月中旬在雪州举办第17届党员代表大会。党组织秘书曾经就疫情的关系,向社团注册局申请展延有关党员代表大会,但无奈被拒绝了。 民主行动党党员代表大会原定于今年举行,但因为三月开始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及行管令的施行,党秉持负责任的态度已经避免在这段时期举办群聚的活动。因此党中央组织秘书陆兆福于2020年7月6日去信社团注册局,申请批准展延第十七届党员代表大会12个月。遗憾的是,社团注册局在9月7日的回函拒绝批准我们的申请,并且建议我们在今年内也就是12月31日前召开。 社团注册局拒绝批准展延大会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因为行动党在全国有将近4000名的中央代表,如果大家出席的话势必有一定的风险存在。哪怕是1%,也是不能被接受的。来自我本身领导的支部也就是日拔支部有四名合格的中央代表,我本身也是代表之一连同另外三名党同志有权出席该大会。因此,我们希望社团注册局再次考虑批准民主行动党的申请。 从本月1日开始,截至昨天当当半个月的17天内全国已经有8403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因此疫情的严峻已经使国家医疗体系面对吃紧。医疗人员正在努力以有限的资源拯救病患的性命,压低和斩断传播链。社团注册局却背道而驰,强逼民主行动党召开拥有4000人群聚的党代表大会。社团注册局的做法不但不合适,且违反了政府不鼓励群聚的抗疫政策。 市民和商家在各阶段的管制令期间,都负起了公民责任配合政府关闭商业活动,减少外出或群聚等来降低我国的感染人数。因此政府本身的组织不该因为政治因素,以政治为导向来做出不负责任的决定。首相日前也说难道要拿出藤条才听话吗?我们要知道难道社团注册局总监是否要首相的藤条伺候才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呢? 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10月5日已经再次提出申请,我恳请社团注册局再次考虑批准我们的请求,不要站在政治的角度来审批,而是站在人性和道德的立场来做出决定。

宁愿支持巫伊联盟 刘强燕:GPS只为自身利益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强调,砂政盟(GPS)选择继续忠心支持贪污腐败的巫统,以及极端的伊斯兰党,再次的暴露了权力与利益,才是这个党团的主要政治核心与议程! 而砂拉越人民的权益丶福利以及和谐融洽的社会价值观,仅仅是他们愚弄人民的政治工具而已。 刘强燕指出,在509之后,砂政盟虽然抛弃了砂国阵的身份,并利用砂拉越主权与砂拉越人利益的课题,乔装成“救世主”的角色,然而他们的本质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在目前混乱的国家局势当中,砂政盟完全经不起一丝一毫的考验。只要稍有机会,就曝露了真面目,再次与盗贼政治挂钩,甚至违背砂拉越的世俗法则,与极端的伊斯兰党同行。 ” 至于与巫伊关盟挂钩后,将对国家包括砂拉越产生如何不良的冲击,甚至让盗贼政治重新回归,这些显然都不在砂政盟的考量范围之内。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即使拥有“三寸不烂之舌”,以及各种堂皇的理由,也难以为砂政盟违背了广大砂拉越人民意愿来辩护。因为他与砂政盟对权利的欲望,以及自私的政治心态,如今已昭然若揭。

九支录音磨脱了鸡皮 扯一马贪官的遮羞布

2020年刚开始,除了土权党的偏激律师闹校园事件之外,更出现被磨了一地的鸡皮。反贪会昨日公布出来的九支录音,扯掉了这些贪官们最后一块遮羞布,将矛头直接指向前首相纳吉与夫人试图只手遮天,操控大马政局。 当时的朋党们,充耳不闻、蒙眼不见,当真让人心寒。可见当时内阁随手一拉的人都有个名字叫静静(马华),也有三胞胎分别叫看不得(巫统)、听不得(民政)与说不得(人联)。可见关起门来是一家嘛。有了利益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了。老大说了算。 作为砂拉越唯一一个涉及其中的政党,在18万8千流入党户的人联,更是拥护有加,说三道四的都是外人。果不其然,就算今天反贪供出了录音,依旧没有人在背后捅刀子,可见“忠”心。当时人家势大,不能说、不敢说、不愿说更是正常不过。如今换了政府更不能说,毕竟没有谁愿撞枪口上。大伙儿只是没想到这大山倒得那么快,估计现在开始在谋后路了。 树倒猢狲散,未来的路举步艰难啊。曾经的人民联合党估计很快就将成为人民联合唾弃党了。党魁之前三缄其口的作风是否还能应对当下局势呢?

禁足州议会12个月 黄庆伟怒批:议长要杀一儆百!告诉所有人他是神圣不可侵犯,也不可撤换!

议长阿斯菲亚透过砂州议会特权委员会裁定浮罗岸区州黄庆伟禁足出席州议会12个月,目的是要杀一儆百! 黄庆伟说,今日的州议会浪费了约两个小时珍贵时间,主要讨论他去年11月于州议会发表的议会改革言论。 他说,其中一项言论是指议长从来没有接纳及有允许辩论由反对党议员所提呈的动议,而且议长每一次都极有创意的用各个理由将反对党的动议撤销。就因为这言论,导致他今日被禁足州议会12个月。 黄庆伟表示,提出议会改革建议是一件很小且没有杀伤力的语句,是非常平常的意见,同时主要针对整个议会改革,非针对议长个人。 但是,议长却劳师动众将他交由特权委员会处置,也花了长时间提呈动议将他禁足12个月,很明显是议长是要杀一儆百! 黄庆伟表示,议长此举不仅要告诉反对党议员不可以去得罪议长,也借机告诉在朝议员,议长是神圣不可侵犯,也不能被撤换。

支持巫统以及伊斯兰党抢夺联邦政权 张健仁轰GPS必须负起全责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强调,砂政盟(GPS)和阿邦佐必须对他们背叛民意,支持巫统和伊斯兰党抢夺联邦政权的决定负起全责,不要再以诸多借口推卸责任。 "历史会记载,砂政盟支持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联邦政府,这是砂政盟留下的污点,他们难辞其咎,更无法推卸责任。" 针对阿邦佐声称国家皇宫有致电给他,张健仁认为这是不成理由的借口。即使国家皇宫或元首有致电给阿邦佐,砂政盟还是可以自由决定支持哪一个阵营。 "因此,阿邦佐不要把责任推到国家元首身上。" 张健仁说,遗憾的是,砂政盟最终还是决定支持巫统和伊斯兰党执政联邦政府,这绝不是大部分砂拉越人民的意愿,人民也不赞成砂政盟的决定。 "砂政盟已经违背大部分砂拉越人民在2018年509大选的投票和选择,人民已经通过选票清清楚楚的把巫统和伊斯兰党拒于门外。

【新冠肺炎】翁政杰以本身经历证明张健仁所言属实、呼吁道格拉斯马上增进与卫部沟通

民主行动党日拔支部主席翁政杰发文告表示,他以本身经历证明张健仁所言属实、呼吁道格拉斯马上增进与卫部沟通。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拿督阿玛道格拉斯声明对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说出疫情控制作业程序实情感到费解,并强调砂拉越所设的标准作业程序,甚至比全国程序更严格。拿督阿玛道格拉斯要嘛不知现有的作业程序,要嘛被他身边的人误导,要嘛误导人民。我本身在3月8日因为与确诊的古晋国会议员在同一个古晋场合出席一场会议,因此在他18日被诊断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我也在同一天前往民都鲁政府诊所,报到我本身曾经和确诊的俞利文议员有同场会议,并要求检测。但被告知如果没有症状,无需做进一步检测。为此我也深感疑惑,并联系数位一起参与会议的人士,大家也被医院告知同样的作业程序,也就是无症状无需检测。最后,院方只给了我一张隔离通告,写上日期让我回家自我隔离至3月22日,我也只能无奈的回家。我本身也寻找多个检测途径,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在朋友介绍下,联系上一间私人化验中心提供接受上门检测服务,但最终也被告知服务只限于西马半岛。政府医院无法检测,私人医院或化验室也无法检测,如此造成砂拉越人心惶惶。政府到如今是否知道这种情况,还是他们从来都不关心人民。以我本身的经历,我可以证明张健仁并无诬蔑,只是说出了现实状况。身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的拿督阿玛道格拉斯不应该马上推卸责任,而应该马上彻查,研究问题出现在哪里,为什么他的砂灾难管理委员和卫生部的作业程序有出路?难道他自己也忘记了第二卫生部副部长是他同袍来自砂人民党加拿逸区国会议员拿督艾伦达干阿果?或者他们没有彼此的电话无法沟通?砂灾难管理委员必须马上增进和砂卫生部协调,必须马上提升检测能力,因为检测能力提升非常重要。检测能够迅速的确定受检者是否感染,也意味着能更快的展开病患接触人士追踪工作,也能避免没有症状的感染者不知青下的传染他人。对曾经有近距离接触患病者进行检测,能达到更有效钳制疫情扩散的效果。 翁政杰民主行动党砂副组织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