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执政一周年】 逐步落实改革和新政策 我国经济料一年后恢复

1028

砂希盟主席张健仁相信,马来西亚经济会在半年或一年后恢复,而希盟政府也将逐步落实各项改革和新政策,希望人民继续给予支持。

“人民对新政府的期待非常高,但是要扭转数十年贪污滥权的局势,不能一朝一夕,也无法在一年内做到,希望人民给我们更多时间,弥补国阵对国家造成的破坏。”

他坦言,希盟政府还有许多事情未做到,也还有许多经济改革和新政策需要逐步落实。

“我们需要人民继续支持和谅解,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去做。”

也是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的张健仁在新闻发布会上,列出希盟执政一周年的主要5项成绩,包括:

1.洗脱马来西亚是盗贼统治国家的恶名
他说,在换政府前,马来西亚在国际社会是恶名昭彰,盗贼治国的国家;而我国在换政府后,洗脱了这个恶名。

“马来西亚重新获得国际社会的尊重,也增加外资对马来西亚的信心;去年下半年,外资投资数据有所成长,也增加国际贸易。”

“许多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或主要贸易伙伴把洗黑钱的罪行视为严重罪行,更严厉打击洗黑钱的行为,而纳吉的1MDB是全球最大的洗黑钱弊案,这是国耻。改朝换代后,纳吉被推翻,也让马来西亚洗脱国耻。”

他指出,美国也把1MDB的钱退还给马来西亚,美国司法部估计将会退还大约17亿美元给马来西亚,目前美国已经退还3亿2200万美元(约13亿令吉)给马来西亚。新加坡法庭也下令把5000万新币退还给马来西亚,目前已经退还1500万新币(约4500万令吉)。

2.拯救马来西亚于破产
张健仁披露,希盟政府重新检讨各巨型工程的决定,为政府省下数百亿令吉。

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的建筑成本从原本的655亿令吉,降低至440亿令吉,为政府省下215亿令吉;大马第二捷运(MRT2)从原本的393亿5000万令吉降低至305亿3000万令吉,省下88亿2000万令吉;第三期轻快铁(LRT3)工程从原本的316亿5000万令吉降低至166亿3000万令吉,省下150亿2000万令吉。

“吉隆坡市政局(DBKL)廉价出售97片土地,希盟做政府后,经过重新谈判,成功省下4亿8100万令吉。”

政府分别注资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60亿令吉和朝圣基金局(Tabung Haji)199亿令吉来拯救这两个机构,倘若置之不理,再过5年,这两个机构的亏损数额更高,甚至达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3.落实制度上的改革保障下一代的权益
-首相和财长不能兼任
-首相任期不超过2届
-委任反对党国会议员成为公共账目委员会(PAC)主席,制定该委员会调查部门或机构的决定
-成立国会特别委员会,监督官方机构和官联公司主要职位的委任
-所有政府采购程序必须通过公开招标
-国会议员和部长必须公开资产
-媒体对执政党和反对党更公平的报导

张健仁披露,一些正在进行中的改革包括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监督警方的执法与权力。

4.利民的经济政策
停止国阵之前采用的油价自由浮动机制,并把RON 95价格定于1公升2令吉8仙,柴油2令吉18仙。

“如果按照国阵的机制,今天RON 95的价格是1公升2令吉51仙,柴油2令吉48仙。政府每星期的汽油津贴高达1亿3300万令吉。”

没有津贴的紫色煤气桶政策是在国阵时期制定,指定所有餐饮业者、小贩、食摊、酒楼必须购买紫色煤气桶,1桶14公斤售价约60令吉;贸消部获悉后,即刻发函阻止国油实行此政策,允许餐饮业者、食摊、小贩、酒楼继续使用有津贴的煤气桶。

“现在1桶14公斤的煤气桶在政府的津贴下,每桶售价为26令吉60仙(不包含运输费),如果没有津贴,1桶14公斤的煤气桶售价约56令吉。”

销售及服务税(SST)取代消费税(GST),消费人少还200亿令吉的消费税。同时,政府也会把高达370亿令吉的消费税(GST)退税款项,退回给遭拖欠已有2、3年的商家。

人民福利方面,生活援助金(BSH) 取代一马援助金(BRIM),确保真正有需要的人民获得援助;B40全国保障计划(mySalam),受保者可获得36种严重疾病的保障,一旦被证实患上受保疾病,患者可获得一次性的8000令吉保障;爱心援助计划(E-Kasih)及家庭主妇公积金计划(EPF iSURI)等。

5.砂拉越和沙巴地位
希盟成立内阁委员会,由首相担任主席,探讨如何归还砂沙特别的地位和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的权益。过去虽然国阵声称会探讨,但成立的委员会并非内阁委员会,只是由部长担任主席。

“之前的部长是南西,现在由阿沙丽娜接管,可见过去国阵执政,根本没有认真重视归还砂沙权益和地位,只是敷衍了事,主席都可以换人。

联邦政府在国会提呈修改联邦宪法1(2)条文,归还砂沙应有地位,这个修宪是按照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原文拟定,遗憾的是被砂政盟连同巫统和伊斯兰党推翻,让砂沦为13州之一的地位。

“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因为怕失去政治筹码,如果我们的修宪通过,他们就没有课题来炒作,我们是按照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一字不加,一字不漏,但他们为了政治利益,可以把砂州利益放在一边,找出101个理由,来推翻我们的修宪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