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除俞利文医生外,其他人皆呈新冠肺炎阴性反应 江峰年:与医护人员配合,我们自行隔离

1019

除了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外,其他出席3月7日行动党筹款晚宴的出席者至今没人被检测出呈阳性反应。

当晚与俞利文同桌的贵宾们都被测试为呈阴性反应,也没有出现症状,只是被院方要求回家自行隔离。

在过去的一周,有传言指我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反应,许多朋友,包括同事及媒体们都纷纷和我联系求证,但我告诉他们这完全是不属实传闻。

在3月16日(星期一),我基于同事和家人认为我或许间接接触到黄灵彪国会议员,因此前往砂拉越中央医院及位于回教堂路的政府诊所进行新冠病毒测验,以确定本身是否感染了冠疫病毒。

不过,医务专业人员都认为我没有直接接触过黄灵彪,且身体状况处于良好,所以我当时被拒于门外。

第二天,即在3月17日,当我获悉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被确诊后,为了安全起见及消除任何恐慌,我立即前往砂拉越中央医院进行检查。尽管此前我曾经直接接触过确诊者,但还是被告知不需要进行测试,只需在家自行隔离多4天(因为3月21日是我和确诊者有过接触后满14天的潜伏期)。

正当我正要离开砂中央医院时,刚好遇上我的医生好友,后者在了解我的状况后表示会安排我到检疫中心进行隔离,这并不意味着我的检测呈阳性反应,而是作为防疫措施。

较后,我也在砂中央医院进行了测试,结果显示呈阴性反应。 尽管如此,医生仍要求我自行隔离以监督自己的身体状况,确保不会对我身边家人和朋友带来任何健康影响。

如今,俞利文在进行第二次检测后也呈阴性反应。

当然,我必须向所有前线的医务人员给予崇高的致敬,他们努力控制此病情,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些医务人员不但要面对焦虑的公众,还要反复提醒民众在非常时刻需要做好防疫措施。

因此,让我们继续努力与医护人员配合,尤其是艰难时刻大家应团结一致,携手对抗疫情肆虐。

张健仁特别助理兼筹款晚宴筹委会主席
江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