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湾头基本网络信号都不稳定 政府归纳为城市或半城镇地区?

163

电话网络频频掉线,还自动开启漫游(Roaming)模式,这样网络跌宕起伏的地方也被归纳为城市或半城镇地段?

针对这一点,砂行动党主席兼国州议员张健仁日前与其助理们一行人拜访石角上湾头一地主,陈恪浩,以实地查实具体的情况,并听取他对当地网络不稳,但却将他的地段归为半城镇地段的看法及诉求。

陈恪浩也是行动党石角支部主席。 他家就位于上湾头大路的一条支路,从路口到其住处的路很窄小,迂回曲折,上山下岭,道路宽度也只能允许单车行驶。道路两边都是树林和半山芭,与州政府规划的半城镇地段格格不入。

张健仁今日在文告中表示,之前就一直有听到石角上湾头网络信号差的问题,即使现在石角区有了一个副总理兼2届州议员,惟,上湾头的网络通讯问题一直没有获得改善。

陈先生说,如果他们是在屋内,可以看到网线秒降至断线的状态。

张健仁表示,本身日前才与助理们前去拜访陈先生,并证实情况如陈先生所言,多位助理表示,他们的手机网络从之前4G掉到“E”档,即“EDGE”网络,这是介于GPRS(2.5G)到3G之间的一种网络制式;有些直接挂“无服务”(no service)档。

更有一位助理的手机直接显示“R”(Roaming)图标,手机自动启动了漫游功能,这是因为当手机不在信号服务区时手机就会出现漫游图标。此时,许多助理都感受到无法正常上网,无法浏览浏览器的页面内容。

张健仁认为,这是不可理喻的情况,如果石角上湾头连基本的网络讯号都如此不稳定,那么,政府为何要如此仓促,强行将包括石角上湾头的乡区地段规划成为半城镇区地段,然后就以农地城市化为由,向民众榨取昂贵的地契更新费。

身为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他表示,他非常关注当地居民长期面对网络信号不稳定的问题,这问题已对当地居民的生活及工作带来极大不方便。

他解释,网络通讯信号在现代社会中至关重要,不仅是个人通信的基本工具,也关系应急情况和居民的安全。更万一发生紧急情况,在通讯不稳定及频频掉线的问题,他们将如何与外界联系寻求帮助。

“把这样的一个地区,强行称之为半城镇地区,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因此,张健仁认为,政府如果要把一个区规划成为城市区,除了必须做好基本设施,如完善的道路、水电供应、市议会垃圾收集服务之外,另一个重要考量就是要有完善的通讯设施,这是城市区的基本条件。

然而,长期困扰石角上湾头居民的网络信号差的问题非但还没解决,如今政府又强行将该地列为半城镇地段,导致地主们一个头两个大,一边没有稳定的网络使用,另一边却被迫还12.5倍暴涨的地契更新费。

在土地划分之前,该区的地段每英亩的地契更新费只有200令吉,现在划入半城镇地段后,每英亩的地契更新费暴涨至2500令吉。

按照这种新机制,如果地主有10英亩的土地,以每英亩2500令吉来计算,10英亩的地契更新费就是2万5000令吉,20英亩就是5万令吉,这对农业地的地主而言,无疑是一笔庞大的负担。

倘若地主无法支付他们的地契更新费,一旦他们的地契到期后,他们的土地就会归于政府所有,而政府也无需给予地主任何赔偿。这是地主非常担忧的事,并纷纷向他作出投诉,希望他能代为协助他们捍卫权益。

纵观石角许多乡区地段的道路只能单车行驶、马路两侧没有洋灰沟渠、没有充足的路灯及稳定的网络通讯,张健仁认为,在这种种基本设施极其不完善的情况下,政府却强行通过重新划分土地,向石角区的地主收取高额的更新费,此举是非常不公平及不合理的。

遗憾的是,张健仁说,正当政府通过这不合理的土地重划政策,身为砂盟第二大党的人联党却没有为地主,尤其是石角区的地主仗义直言,反而大力支持这政策的落实,还为砂盟政府护航,吹嘘石角的土地在副总理的代议下,石角土地值钱了,地主应该多还。

“这也凸显了,只要人联党越强大,人民就面对越多的土地问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张健仁表示,行动党会极力争取废除这项不合理和罔顾人民权益的政府政策。同时,该党也将极力为地主争取,将该党一直在倡议的地契到期自动更新的政策纳入在土地政策中付诸落实,以一解地主的后顾之忧,无需再为地契更新一事劳心劳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