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张庆信不该再为没有隔离而转移视线

1590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为了在诗巫实现他的政治野心,正在寻找各种荒谬的理由强辞夺理,强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套在行动党的身上,企图误导诗巫广大的人民。

她说,这位资深的国会议员甚至把为民服务与隔离防疫对人民负责任的做法挂钩,以期转移自己与身边人士没有隔离的视线,将问题合理化。

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越来越多的确诊病例,在首测,甚至第二次检测时皆是呈现阴性,却在隔离后被发现确诊。前日在吉隆坡发生的华裔孕妇首测呈阴性,在家自我隔离一週后确诊即是最实际的佐证。

同时,目前搞到诗巫与泗里街省人心惶惶的马拉端与诗巫县Mador感染群,其传染管道应让广大的人民警惕,并引以为鉴。

“我们都是凡人,不要假厉害的认为自己百毒不侵,只要走完检疫流程就不可能染疫。”

她强调,西马的疫情非常严重,确诊的人数高居不下,由西马返回砂拉越的有些人士,在隔离期间被检测出染疫,这证明了隔离在防疫、抗疫流程中的重要性。

“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与领袖即是以这个医学的发现为根据,採取对人民更负责任的态度,从西马回来后自行隔离14天,这难道也是错了?”

她说,沙巴副首长杰菲里没有隔离所引发的风波,相信广大的人民仍然印象犹深。这位根地咬国会议员在国会进行期间,于去年11月24日从沙巴入境西马后直接出席国会。按照规定,他必须隔离14天,然而因著要投票支持国盟财政预算案,在当天下午,联邦卫生部就突然做出了沙巴入境西马不须隔离14天的决定。

令人感到不幸的是,沙巴副首长杰菲里在昨日传出确诊,她直言若是在当时开国会的时候确诊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而在国会殿堂内坐在他隔壁的正是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也将会首当其冲;从这一点就可以证明就算拥有VVIP,就算有豁免权也不能避免会确诊的风险。

“这一点也让人民看到双重标准的后遗症,身为VVIP虽然有豁免权,但是依然面对着确诊的风险,这也是砂行动党宁愿放弃豁免权而选择自我隔离的原因。”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张庆信经常将“这个人都会中,难道他没有遵守SOP?”的话挂在嘴边,然而,他本身在防疫与SOP的事件上有以身作则吗?在防疫的行动上,我们须堵住任何可能传染的管道,因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最终受影响的是普罗大众。

对此,刘强燕吁请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必须做到真正以民为本,以砂拉越人民的健康利益为优先,跟随砂政府所拟定的标准程序。如果他从西马回砂,就应该进行隔离,而不是为了自身的政治目的在诗巫或砂拉越任何一个地方到处“趴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