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修宪还原在MA63地位 GPS到底要什么?

1798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希盟政府向国会提呈《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致力协助砂拉越、沙巴还原在MA63下的平等伙伴地位,砂拉越政盟(GPS)却跟随巫统的脚步进行反对,背弃了砂拉越人民的意愿。

她强调,这仅是修宪恢复地位的第一步,希盟政府并未停止恢复砂拉越权益的步伐,委员会也依旧存在。同时,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哈里仍然是委员会中的主要委员,砂政盟的反对,是否意味着该政盟在过去所谓的争取自主权,只是“玩家家酒”的政治戏码?

也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砂政盟的国会议员在修宪第一读就进行反对,也与首长阿邦佐哈里于3月10日支持修宪的说法完全相反,证明了砂政盟的政治立场漂浮不定。

她强调,形容修宪是将1(2)换成1(2)AB,一分为二的说法是可笑的,这是砂拉越地位的恢复,并不是A和B的游戏。我们的步骤是先恢复砂拉越的地位架构,其它的“按部就班”进行,而由涵括砂沙首长在内的委员会进行商谈是最妥当的做法。

正如议长莫哈末阿持夫所言,这只是第一读而已。第二读的时候,国会议员可进行辩论,有更好的建议,还有空间修改。另外,刘伟强部长也表示对他们反对的做法难以理解,对方更拒绝去听取有关修宪的汇报会。

“砂政盟到底要的是什么?1976年将砂拉越由邦变成州是土保党与人联党等所犯下的政治错误,包括在国会及本身的州议会中无异议的支持。这次又对修宪的步骤采取反对的立场,企图堵住砂拉越恢复地位的前进行动?”

她说,这并不是恢复砂拉越地位修宪的唯一步骤,而仅是第一步,砂政盟无限上纲,预设立场的做法是可笑的,也辜负了砂拉越广大人民的期望。他们甚至不愿意经过辩论这道程序,让砂拉越获得应有的权利。

“倘若出现修宪无法符合砂拉越争取权利的意愿,砂政盟联合巫统与回教党的力量,也足以阻止修宪的通过。最让人失望的是,他们竟然连辩论的勇气也没有,我可以理解他们在1976年支持修宪削减砂拉越权利的心态。”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修宪也翻开了砂政盟在政治上的底牌,尽管国阵在509败选后,砂国阵脱离国阵另组砂政盟“单飞”,然而,从修宪中砂政盟仍然以巫统“马首是瞻”的做法,凸显出这两个合作长达近50年的政治联盟,仍然有非常强烈的合作基础。

“恢复砂拉越的原本地位是广大砂拉越人民的意愿,砂拉越的国会议员都应该支持,我对砂政盟的政治动作深感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