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论调 杨薇讳:砂政盟正是与青蛙同心的政团

63

首长阿邦佐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的论调,无异于自打嘴巴的廉价政治宣传,为砂拉越政坛再添笑料,同时也进一步曝露砂政盟GPS缺乏政治诚信!

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表示,GPS砂政盟是与“政治青蛙”挂钩并同行的政治党团,其主席竟然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来评述西马的政局,充份披露该党利益至上的政治议程!

她强调,砂政盟2020年初与西马的一众“政治青蛙”,联手发动“喜来登政变”,篡夺民选政权,导致今天马来西亚仍陷入政治乱局中。同时,也让侵蚀世俗价值观的极端宗教政策,有机会频频落实推行与扩大,而砂政盟无疑是背後主要的推手之一。

杨薇讳说,砂政盟本身就曾上演一出“政治青蛙”的剧情,来蒙骗广大的砂拉越子民。2018年国阵失去政权後,砂拉越国阵宣布“跳出”国阵,并组织砂政盟GPS,这确曾令一些人被这个虚假的政治伎俩所误导。

事实上,这不过是砂政盟的障眼法而已!它希望藉此清洗过去与巫统狼狈为奸所创下污秽不堪的政治历史,包括主动且支持将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掌控权“送出”给联邦,来换取本身的政治利益,同时也全力在国会中支持领海法令,导致砂拉越丧失油气自主权等。

随着“喜来登政变”的上演,砂政盟主演的青蛙闹剧就宣告下档,并将本身与政治青蛙共舞的丑陋政治真相,赤裸裸的摊开在广大砂拉越子民的眼前。

更让人瞠目的是,GPS还利用各种莫名其妙的藉口,企图将它践踏民主政治的行动合理化,包括将责任推到火箭身上。

阿邦佐与纳吉如今同声同气地评述政治青蛙的丑陋政治现象,也证明了由巫统主导的国阵和砂政盟的主从地位,兩者由1974年起抱团取暖後至今,从未有任何的改变!因此,砂政盟於2020年“重投”国阵及巫统的怀抱,再次自甘矮化,并无任何新意可言。

这也是为何砂政盟与巫统一致拒绝支持修改宪法,恢复砂拉越建国契约中的地位与主权。因为砂拉越的权益就是在GPS执政砂拉越58年期间“送出”的! 而在2016年州选中传得沸沸扬扬的砂州自主权,今天在砂政盟列出的政治议程中,几乎失去了踪迹,这也实不足为奇了!

在2016年州选及2018年国选,砂政盟与本身成员党的分裂份子携手合作,共同竞选,这也是铁一般的事实。因此,阿邦佐自以为清高的所谓政治青蛙言论,不仅无法为砂政盟加分,反而将该党团的政治黑暗层面淋漓尽致的曝露出来了!

事实上,土保党本身毫不排斥政治青蛙的文化,它甚至接纳来自成员党的跳槽份子,一些退党人士仍被赋於出战权,且有关情况在过去多届选举中不断重演,即是事实。

杨薇讳说,由GPS屡次与砂拉越的“本土政治青蛙”欲拒还迎,反反覆覆的行动看来,该党团根本不在意所谓的政治青蛙,只要对砂政盟有利用价值就留存,否则就扫地出门,这才是该党团对政治青蛙的真实诠释和逻辑!

倘若GPS真的对政治诚信那麽“虔诚”,阿邦佐就应当拒绝内部体制的“政治青蛙”,带头厘清砂州政坛的政治歪风,并通过反跳槽法令,而非利用似是而非的歪理,企图打击在野党。

她挑战阿邦佐立即带领GPS退出以巫统和伊斯兰党为主的“後门政府”,以证明他对政治青蛙的评述不是“假清高”。同时,用行动来厘清GPS不是伊斯兰党极端宗教政策推行的“帮凶”。

“当我们重温GPS空洞的承诺与言论时,就会发觉多不胜数,因为过去已有太多跳票事件上演。政治承诺对这个党团来说,似乎像喝白开水那麽简单,砂拉越7G网络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杨薇讳呼吁广大砂拉越子民,在即将来临的州选举中,勿被有毒的政治糖衣迷惑,采取实际行动戳破GPS空洞的承诺,并运用本身的政治智慧,拒绝GPS一党独霸的延续,透过民主政治的革新,打破砂拉越目前落後、贫穷以及各领域机会遭朋党垄断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