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国召开国会进行辩论 俞利文:为何马来西亚不能?

735

疫情当前,世界各国包括新加坡、日本、澳洲、黎巴嫩、柬埔寨、甚至缅甸都召开国会进行辩论以寻求通过有关新冠肺炎事项的法案,同时积极采取适当社交距离和防疫措施。因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国盟后门政府:为何在马来西亚就不能?

对他而言,国盟后门政府只召开一天国会,分明在操弄国会体制,特别是现在冠病非常时期。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对于来自东马的国会议员来说,由于飞机航班有限,他们必须额外花费更多时间和资源飞往吉隆坡,提前几天在国会进行冠病检测,就为了出席只有召开一天的国会,不过前后却要在吉隆坡待上一周。

他说,可以想象政府在今次国会耗费了多少金钱,但后门政府却没有最大化国会的作用。若只是最高元首发表施政御词,国会议员大可在家中观看直播。

俞利文指出,首相慕尤丁也许是担心国会可能对他提呈不信任动议,而决定只召开一天国会。但重要是,后门政府却剥夺了国会本应检讨和平衡行政的作用,特别是当今政府如何应对冠病疫情,包括应该采取必要防疫措施遏制第二波感染,尤其在现阶段有条件行管令之下重新开放经济活动。

“大多数工业和经济领域在有条件行管令措施下已获允许复工,因此,国会没有理由不发挥其立法作用,特别是在这个非常时期。”

他还说,除了涉及大笔公币的附加供应法案外,还有许多其他重要法令也需要在国会上寻求通过,尤其为劳工和企业商家在疫情影响下提供保障。

他举例,新加坡在今年4月初在国会通过了新冠肺炎(临时措施)法案,该法案将在非常时期为该国各阶层领域提供适当的保障。所以,此类法案也必须尽快在我国通过,不应等至7月才来提呈,因为人民现在已经感受到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冲击。

即使国会在7月通过相关疫情法案,但还是需要在9月召开的上议院提呈。这意味相关疫情法案最快会在10月纳入宪报,甚至年杪。

“在整个时期,可以想象受到疫情影响的劳工和企业商家会有多少,因为目前没有法律可以保障他们。”

因此,俞利文认为政府应该关注这些优先事项和基本服务,并允许国会进行辩论以通过法案,毕竟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是时不待人。

“如果其他国家能做到的,马来西亚为什么就不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