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掩饰自身是国盟一员 江峰年:人联已黔驴技穷

1181

砂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今发文告表示,人联党已经为了掩饰砂政盟是国盟的一份子而显得黔驴技穷。

他是针对日前人联党中央宣传秘书俞小珊企图合理化人联党与极端伊斯兰党合作,反而怪罪行动党壮大伊斯兰党一事而做出回应。

他表示,过去行动党确实曾经联合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组成了民联,但当时伊斯兰党是秉持着与民联的治国纲线而达成共识,而后来因为该党前主席聂阿兹的逝世,接任的哈迪阿旺上任后强调该党将以回教国为目标而导致民联的分裂。

“行动党过去的合作伙伴是开明的伊斯兰党,当时的伊斯兰党是由中庸、开明与温和的领袖聂阿兹所领导。前国防部长莫沙布也是当时伊斯兰党的主要成员。随着聂阿兹的逝世,伊斯兰党随后便由崇尚神权主义的哈迪阿旺所取代,开始走向了极端。哈迪阿旺想方设法将马来西亚回教化,但这是行动党无法接受的。行动党也在此时毅然断绝了与伊斯兰党的一切关系来往。极端主义的滋生,是导致民联土崩瓦解的主因,无论是行动党或公正党都不愿与哈迪阿旺为伍。甚至伊斯兰党内的开明派领袖也出走另立门户,创立了诚信党。”

他说,随着民联的瓦解,行动党既与极端伊斯兰党已没有任何关系。伊斯兰党也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时另结政盟,取得仅有十八席的胜利。而这时正是行动党与新组的希望联盟取得马来西亚第一次政权更替胜利的一次,顺利取得人民的委托和信任。

“我仍记忆犹新,砂政盟与人联曾经是强烈站在伊斯兰党对立面的。更不乏领袖以公开文告模式批评哈迪阿旺的神权主义是与砂拉越本土世俗观念背道而驰的。可是,当砂政盟有机会入阁參组后门中央政府时,砂政盟更是紧抓着机会,人联党作为砂政盟的一份子也选择了与极端伊斯兰党合作,对原有立场可说是不管不顾。而如今,伊斯兰党顺利入主布城,砂政盟应记首功。”

他也说,砂政盟与其他有份组成“国盟”政府的成员党都把夺权美其名为了救国。在此这些权利至上的夺权分子出现前,希盟一直在稳定的治理着国家。

他也促请砂政盟的成员党领袖停止他们的文字游戏。不必为自己已是国盟的一份子做再多的掩饰。曾经的民联,也并非正式注册联盟,但其成员都会说伊斯兰党是其中一份子。在第十四届的国选来临时,希盟亦是如此,但大家都会承认这些联盟的存在。难道说如今的国盟政府与上述两个集体有所不同?

他强调,如果砂政盟与其成员党还有一丝尊严与勇气,就应坚守自己的选择,并对人民解释为何要做出违背民意的事。但砂政盟与其成员党的行为就像个懦夫,并不会赢取人民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