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迎接封锁后解封 政府应事先制定可行SOP

363

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时而轻、时而重;疫情红区封锁14天后又再解封,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说,政府本身一定得先内部解决制定SOP问题,否则人民的努力都将徒劳。

如果民都鲁坚持要有自己一套防疫SOP,他则促请当局在商讨和决定后才做公布,否则的话,再好听的伟论并且事先发布在报章媒体上,之后再把“球”踢来踢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况且,他们都来自同一个政府,试问民都鲁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都采用本身一套SOP,随后再因复甦计划而宣布开放,至今的民都鲁疫情又维持了多久,有比较好吗?我们的立场始终如一,所有疫情防控措施不能只是对民都鲁好,也要对砂拉越好,因为这是相辅相成的。”

周长佑表示,若民都鲁持续封锁疫情红区,等到14天期满再解封,但南区古晋的单日确诊人数不断暴增,每天数百人甚至破千,他质问,如此的抗疫目标和宗旨究竟是什么?

根据砂委会每日的疫情报告显示,本州的冠病确诊人数日日破千,尽管接种两剂疫苗可降低死亡和重症风险,但确诊数据的大增始终不是件好事。因此,他促请当局务必先解决内部制定SOP的矛盾,并且拟好抗疫最终目标,才来做公布。

他补充,若以古晋为例,目前的收紧SOP只是禁堂食、限定营业时间、限定外出时间等,如果政府以为这么做就能让确诊病例大幅下滑,那肯定是错误的做法,可想而知,更多的选择性管制和压抑所换回来的结果,往往是开放后的确诊病例反弹。

自宣布开放经济领域后,市区人流量自然增加,因为大家都需要生活。在这同时,人民还要面对翻来覆去的SOP,包括一些缺合乎情理的防疫措施,为了维持生计也毫无怨言的紧紧守住,但叫人民失望的是,政府至今连最基本的疫情管理都无法掌握。

“从去年起,我们就不断提醒政府抗疫要有明确目标,如今在接近90%的群体免疫情况下,政府究竟是想要使用过去的封锁策略来抗疫,又或是要人民学习与病毒共存,这是政府自己必须清楚表态和集体执行的,而非一再任由部长及在朝议员们一句一套‘表演’的独角戏,因为这些的多余举动都没有稳定的控制了疫情,最终遭殃和受罪受苦的受害者,只会是无辜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