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监督 慕尤丁受促召开 国会公账委员会 国会特选委员会

784

使最高元首已提出建议恢复国会,首相慕尤丁始终还是没有听从建议,采取必要步骤尽快恢复国会。

最低限度是,如果首相过于关注在玩弄政治而拒绝恢复国会,他至少应该允许召开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PSC)以行使职责,尤其在大流行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监督。

随着政府宣布再注资110亿令吉在“人民与经济强化策略计划”,更是说明了召开PAC和PSC的需要和迫切性,使其能够提供审查和制衡功能,这也是一个国家民主的重要支柱。

在大流行期间,任何耗费上亿令吉的公共资金,最重要是必须遵守国家制订的所有事项、过程及财务程序,确保人民公币真正得到审慎和有效善用。

在政府的民主制度,是必须允许PAC在“制衡”机制的过程中发挥有效作用,尤其在非常时期宣导透明和问责制的重要精神。

即使当前紧急状态期间,同样也必须允许召开PSC会议,以提供重要的国会监督,特别是掌握我国应对疫情的方式,同时获取国家免疫计划(NCIP)的最新信息。

如果政府对疫情管理充满信心,就无需害怕承担责任及发布更多的数据,甚至无惧面对国会议员的质问,包括PSC。但是,政府在这方面欠缺充分解释,让公众的信心造成不必要压力。这些都是有效管理公共卫生危机的关键要素。

部长和政府透明公开国家面临的实际情况是非常重要的,并在科学根据的基础上说明政府的决策,以便能够成功抗击疫情。

政府任何决策的依据必须是清楚且透明,一旦没能提供足够的数据解释为关键决策奠定基础,这将削弱公众的信任,正如我们国家现在所看到的情况。

由此可见,PAC和PSC在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国会监督上扮演着举足轻重作用,尤其赋予更透明、可信赖且独特的立法机构来应对当前的大流行。同时,这也将有助于建立公众的信心和接受政府在应对疫情的方式,特别是推行疫苗接种期间。

鉴此,我们呼吁国会议长拿督阿兹哈哈仑也站在相同立场,捍卫国会的神圣以及三权分立的原则和精神。我们需要恢复召开国会,或者至少允许PAC和PSC召开会议服务国家,确保我国民主原则和精神受到保护。

YB黄家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

YB俞利文(古晋市国会议员)
国会卫生、科学及革新特委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