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人士更新驾照设附加条件? 周长佑:政府需先有一套机制

115

全国警察交通调查及执法部总监拿督阿兹曼建议对乐龄人士更新驾驶执照施加特殊条件,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前提是政府必须先有一套机制,以应对乐龄人士若因无法再更新驾照,该如何处理。

除了重视所有公路使用者的安全,周长佑指出,在落实政策之前,也应考量到一直依赖代步工具的乐龄人士,他们在往后的日子该如何出门上街,而此时,政府将准备什么政策来应对?

“根据现有的法定乐龄岁数为60岁,而我国的60岁以上长者就占了总人口的10%,这意味着,是项政策若没有良好施计,将可对340万人口造成日常生活的影响。”

也因此,若要取得乐龄人士的医生证明驾驶能力,甚至影响他们未来无法开车的情况,政府必须事先掌握一套良好机制,如让乐龄人士享有全套的公共交通福利、提供无法驾驶的乐龄人士搭乘德士或电召车费用等,这些都是政府必须提前做准备的功课,而非突然冒出新法律。他更认为,法律的定制是为了让民众在有规划的机制下过得安全,而不是用以限制人们的自由。

周长佑说,在采用法律限制乐龄人士驾驶时,也务必有我国医生或相关专业团体探讨后的总结,确保获得同意,毕竟持着医生的核准也负上极大责任,特别是法律的责任。

他表示,政府也必须重新探讨,上述条件是否使用于60岁及以上的乐龄人士,包括参考各年龄层的乐龄人士所出现的驾驶困难或意外数据等,若乐龄的年龄限制范围过广,则应该探讨从80或85岁年长者开始。他补充,普遍上许多60岁以上人士的身体仍很健壮,也一直有保健好习惯,若直接定为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对他们是欠合理的。

另一方面,针对我国面对严重因违法交通被开罚单情况,他也说,政府眼下也应该专注的是要确保道路安全,此外,更要持续不断地在警界和交通方面进行改革。

在面对我国逐年来的安全驾驶宣导不足的情况下,以及警界的执法能力和全副的配备,相信这些都可影响我国的车祸率,其他还有驾驶时使用手机的情况、逆向行驶、闯红灯、毒品驾驶等,甚至连最基本的驾驶时速标志、道路设计、以及近年来出现不同规格的交通灯倒数的展示,都足以构成影响。他再举例,周四于雪州北巴生谷大道发生吸毒的罗里驾驶者途中打瞌睡失控意外事故。

“以上情况竟都是发生车祸的其中主因,也如政府早前曾发表指出,根据大马道路安全研究院的数据显示,超过80%的交通意外是因为驾驶者的粗心大意,包括驾驶时使用手机,因此这些是政府更为棘手去处理和解决的问题,并且对症下药。”

他也说,我国的道路安全防范一直被感受到在退步中,连全国校园里推行超过50年的蚬标交通游戏也已终结数年。周长佑强调,这本该由政府去鼓吹的项目,必要时应以更多方式支持延续,让更多人从小有机会接触和学习驾驶条规。

“驾驶对许多人而言是离不开每日生活的,这方面的安全知识也必须从年幼开始培养。因此,就我国现有的道路安全措施,不仅是乐龄人士,而是有更多政策施政的问题等着政府去解决,并且要有健全改革的决心,才能让国人的生命安全获得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