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联党 一再的舞文弄墨 也难掩其扶持伊斯兰党入主布城的事实

1034

砂行动党宣传部今发文表示,砂盟或人联党总在指责行动党多次与伊党合作什至壮大了伊党,却不愿承认自己如今与伊斯兰党为伍,这无疑是掩耳盗铃小人的作为。

砂行动党宣传部是针对人联党中央宣传秘书俞小珊与改该党青年总团长程明智言论做出了回应。

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合作的始末

行动党从未否认与伊党合作,也确实曾与公正党联同伊斯兰党组成了“民联”。但,这里必须给大众澄清一些被人联或砂政盟所扭曲的事实。

民联结盟初期,尚未改名伊斯兰党的回教党,在当时回教党的精神领袖,即受大家所景仰的聂阿兹,认同民联中庸、开明福利国的治国纲宪,在摒除回教党首推的当理念后选择联手。于是民联在三党达成共识之下得以结盟。

行动党并没有壮大伊斯兰党

尽管伊斯兰党当时认同了民联的治国纲宪而与行动党以及公正党联手,但伊斯兰党在第13届的大选的成绩并不理想,不仅国会议席从23席减至21席,还失去了吉打州政权以及霹雳州务大臣、甚至在吉兰丹这个伊党腹地输多六个州席,这表示了行动党其实根本就没有壮大伊斯兰党。

随着聂阿兹的逝世后,回教党主席由神权主义代表哈迪阿旺取而代之,由于主张走向极端神权路线而导致民联内部意见不合,让民联土崩瓦解,不仅如此,回教党内也面临一次重新洗牌。开明派领袖选择了出走并另起炉灶,组织了诚信党。

随后,伊斯兰党也在时任首相纳吉以及国阵政府的同意下,在国会提呈并读出伊斯兰刑事法的法案(RUU355),为大马实现回教国的理念迈出了一大步。

也是这一时期,哈迪阿旺将回教党译名为如今的伊斯兰党。其伊斯兰化的决心可见一斑,借此告别了聂阿兹回教党的影响。

纵观如今的大马政局,在砂政盟的拥护之下,一个极端神权主义政党、一个盗贼为首的贪腐政党回归到主流政治舞台。

砂政盟以造王者身份扶持伊斯兰党入主布城

身为造王者的砂盟与其成员党,却不愿承认自己早就了极端神权的抬头与政治腐朽的回归。砂盟和人联正是以这种掩耳盗铃的小人手段,一直在忽悠着民众。

或许现在的人联党已经忘了,砂政盟与人联党曾经坚决的否定伊党立场,但无疑如今为了利益可以无视自己的立场,一旦承认无疑在自打嘴脸。从旧时国阵走来,砂政盟与巫统等党本一直搭着同一条船,改了个名字就想为自己漂白无疑是自欺欺人。

如今,无论土保党或人联党一再玩弄着文字游戏,否决着结盟一事。这对身在洪流之中的他们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既然勇于造王与及端神权和腐朽政党为伍,那么砂政盟和人联就别再拿开明回教党和行动党曾经的合作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双面人”的作为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