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联身为联邦执政党无法为独中争取拨款 身为国盟一员还要求反对党争取 天大的笑话

1788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批评人联党在独中以及民办大专没获得拨款一事上试图转移焦点并误导人民。

“昨天有一名人联党的州议员在报章上表示对于联邦政府明年将不为独中以及民办大专拨款感到失望,更要求反对党为这些学员争取拨款。这是个什么天大的笑话。”

黄培根表示,希盟,尤其是行动党一路以来都努力为所有族群都能尽量的得到公平的拨款,而人联党从GPS加入国盟至今只是负责为国盟说服被不公对待的族群以及攻击行动党。

“我们行动党一直都在为这些学院争取更多的拨款以确保所有的学院都能更好的为国家培育人才,这也是大家可以从希盟的两次联邦预算案之中看到的。但是如今国盟执政,希盟两年以来铺垫的努力更是化为乌有。人联党若有心为人民争取,他们大可要求GPS用造王者的地位来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怎么如今会要求行动党去反对这个GPS所支持的财政预算案?”

黄培根表示,人联党州议员的这番言论不禁透露出人联党作为GPS中的“华基政党”根本无法在老板面前抬起头来为华社争取,而是成为政府的华人说客以及攻击反对党的工具。GPS 身为目前联邦后门政府的一份子并没为这些学院争取拨款,18位国会议员也无人反对这份财政预算案。这只证明了GPS根本并不关心这些学院。但是人联党却在误导华社,试图营造出这些学院没获得拨款是因为行动党没为人民争取的假象。

“有在关注财政预算案的民众都可以看到希盟,尤其是行动党都在国会中努力争取一个更公平的财政预算案。而GPS的国会议员们也很努力的“点头”,支持国盟的这份预算案。”

黄培根补充,行动党赞同砂拉越州政府为砂拉越的独中拨出拨款,也希望这个拨款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这并不能成为GPS不向联邦政府争取联邦独中拨款的理由。

“难道GPS认为独中只需要或是只应得到州政府的拨款吗? 还是说“获得较少的拨款可以彰显出独中不依赖政府?”。在希盟两年的预算案中,可以看到这些学院的拨款都在逐渐增加,也不难从中看出希盟政府有意推广一个更公平的全民教育制度。”

黄培根批评人联党以及某些华基社团在这次联邦政府的迭代之后的态度转变快得令人发指。

“当希盟执政时,人联对于联邦政府所给出的独中拨款显得理所当然,某些本应不受政治影响的华基社团更是努力的“争取和反对”。在去年的爪夷文事件中,希盟政府努力将国阵政府所安排的爪夷文课程减低并不强制时,这些人忙着炒作,说“一个字都不要”。然而今年爪夷文不仅没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撤销,而是延续希盟政府努力减低的爪夷文课程制度,独中以及其他学院拨款更是直接归零。”

“而此时我们在报纸上看到的是人联党努力的转移焦点推卸责任,砂华教则只是一句“大失所望”。前两年的“争取和反对”到今天只剩下“推卸和乞求”。若今天仍是希盟执政,想必此时已上演另一出好戏。但是希盟绝对不会推出这样不公平的教育拨款,因此他们当时只能努力淡化希盟政府的努力及成果。”

黄培根也再次批评GPS的支持国盟以安定国家团结的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今年在GPS支持国盟将希盟拉下台后,我们可以看到希盟政府努力推广的民族和谐再次面临挑战。不仅多名部长语出惊人,许多在国阵执政期间的种族主义以及宗教主义份子也再次活跃起来。”

“当GPS努力在说服砂拉越人民国盟将不影响砂拉越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砂拉越也在渐渐的受到影响。最近的古晋双语路牌事件就有一名GPS的宗教事务助理部长以“国语”为由抹去了砂拉越名为双语路牌的的传统特色,甚至最近更有伊斯兰党大肆炒作的“砂拉越达鲁哈纳”。”

“无论阿邦佐如何淡化并批评这只是伊党的炒作,这也无法否认GPS如今就是与日渐极端的伊党同在国盟政府里相互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