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首相纳吉入狱为鉴 砂议会需改革避免重蹈覆辙

397

随着前首相纳吉最终被定罪和监禁,带出了一个重要讯息,即任何领袖无论再权高位重,一旦背叛甚至从人民身上窃取利益,人民可以做出反击并把你拉下台,接受正义的审判。

这也说明“人民的力量”才是最终权力,每张选票尤其重要,确保国家领袖受到检视并且须为他们的行为负责。

对我而言,身为砂拉越人应该将之视作为重要借鉴,特别是必须拥有强大以及独立的机构,无论是谁当权都必须确保类似规模巨大的贪腐丑闻不会影响到国家命途。

1MDB本来是在崇高和最好意图下成立,但由于缺乏制衡和问责制,被当权者滥用甚至作为个人提款机用途,然后自肥朋党,最后以牺牲国家及未来的负担作为代价。

因此,为避免类似贪腐事情发生,或是已经在发生,砂拉越立法议会作为最高立法机构应该进行必要的相关州议会改革,以降低任何滥权风险,更重要是增强公众对政府本身的信心。

尤其砂政盟掌控的现有议会框架,缺乏制衡,高度集权于首长及内阁,让砂拉越人饱受亏待。因此,砂拉越立法议会改革可以促进更大的施政透明、问责和制衡,以造福砂拉越子民。

虽然我们尊重选民在砂拉越选举的选择,但我们不能让砂盟政府在砂拉越的重要事务上享有绝对或不受约束的控制权,尤其是砂立法议会在财政和砂拉越资源方面没有健全的制衡系统。

就像1MDB一样,砂拉越许多的政府关联公司(GLC)和政府机构的营运并没有在砂立法议会中真正被问责。因此,我们需要个更多的制衡和问责制。

所有砂拉越政府关联公司,包括可供砂政府支配数十亿令吉的砂发展银行(DBOS)和砂石油公司(PETROS)都必须直接向砂立法议会汇报,以确保问责制和适量制衡。

虽然这些动用到主权财富基金的计划也许可造福砂拉越子民,但如果缺乏监督就可能会被滥用,就像1MDB最初通过主权基金成立一样到最后被滥用。

最重要是,砂拉越公账会(PAC)必须由在野党议员代表担任主席,主要是可以审查任何财务违规和项目纰漏行为,包括审查砂政府的关联公司,无需担心任何偏袒。

这种议会改革在国会也取得了成果,其中公账会在国会揭发了多项财务违规报告,包括最近价值达60亿令吉的濒海战斗舰(LCS)丑闻。

砂立法议会也必须设立特别遴选委员会,获得充足资源和人力来问责相关部门。同时,朝野应当均分委员会主席,来保障透明度及问责制。

如果砂拉越渴望成为一个成熟和世界级的民主体系,砂政府就应该带头改革。砂立法议会的强大可以避免类似丑闻影响到砂拉越发展,甚至揭露可能发生的丑闻并将涉事人士绳之以法。

砂拉越及人民的未来,与政府体制紧密相关,良好施政及强大制衡可确保民意获得聆听。为了打造民治、民有、民享政府,砂拉越最高立法机关必须改革,扩大透明度和问责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