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主要赞助人,拿督斯里张庆信不应逃避事实,应该坦白告诉民众他所移交予民都鲁医院所谓检测样本能在数小时内获得准确结果的冠病检测仪器,如今本地民众却苦等近一个星期后,还是没有任何结果出炉。

659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说,民都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不要逃避事实,应该坦白的告诉民众为何由他为主要赞助人,所移交予民都鲁医院所谓检测样本能在数小时内获得准确结果的冠病检测仪器,如今本地民众需要苦等近一个星期,却没有任何结果出炉。

“如今许多接受检测的相关人士仍然受困,致使他们的生意及生计停顿,民众是手停口停,也没有获得政府提供的金钱援助。”

周政新指出,今天仍然可以在脸书上阅览许多民都鲁土著市场的伊班摊贩为停业呐喊,他们自本月7日被突然勒令关闭迄今已经9天,但是对于他们的检测结果仍似遥遥无期。他们没有收入只能够心疼的看着各自无法摆卖日益烂掉的蔬果无法出售。

“政府当局要关闭他们的谋生地点非常容易,可是后续工作却没有任何妥善安顿,只是让他们等待到不知何时。若是福利局分发的粮食的吃完,明天吃的又是什么?”

若是检验的结果真的如所说的在数小时内就出炉,这些人士根本不需要深受等待的煎熬和痛苦。

他说,如今张庆信国会议员又自己在筹备第二所的化验室,并要向大众筹募300万令吉,他应该告诉民众,对于政府而言区区300万令吉,为何不向所谓的国盟支取,而向民众开刀,难道国盟政府缺乏资金,或是张庆信国会议员根本连要兴建民都鲁省第二冠病检测化验室的300万令吉都无法争取。

张国会议员是否有在去年整年,及11月时在国会预算案中履行身为民选议员的责任,提呈民都鲁民众所需要增添的医疗设备、疫情时的医务人员、警察及其他前线人员的相关预算案,这才是真正实际且适当的帮助前线人员,并为民服务。并非等到真正事情发生后,才东喊西叫、比手划脚表演。

如今还要向民都鲁民众筹募兴建本地第二所冠病化验室,难道他不清楚民众经过一年疫情的袭击,如今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更面对入不敷出的痛苦,身为政府在当下是要设法援助民众,不向还向民众讨钱。

国会议员张庆信连基本的工作都没有履行称职,导致民众受苦,这实际是白费民众给予他的支持,根本是在浪费民众的时间。遗憾的是,张庆信在文告中还说他身为4届州议员,没有捐出一毛钱给予民都鲁属于全民的化验室工程。

周政新反问,难道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不知道他一直都是担任反对党州议员,除了希盟担任中央政府时,获得20万令吉的拨款,其余19年根本没有任何政府拨款。

张庆信在希盟是中央政府时,自己曾经任近两年的反对党国会议员,当时砂政盟还给予他每年625万令吉拨款作为其选区开销,到底这期间他将这些拨款捐出多少给民都鲁民众呢?

他指出,张庆信指他连任4届,收入过万,到底是每个月或每年?他身为州议员,前两届的工资是每月4500令吉,最近两届是1万5000令吉。

担任了21年国会议员的张庆信,之前每月收入是大约8000令吉,如今是每月已经约2万令吉。在希盟身为执政单位时,给予国会议员的选区拨款是每年500万令吉,慕尤丁的政府是更多,张庆信近年都担任特使,如今的还是部长级的身份,每个月至少增加3万令吉的工资,而部长的拨款是每年近100万令吉,这些拨款到底用在何处。

他所了解的是部长的拨款不限于本身选区内,而且是可以全国性的。如张庆信所说,当指责他人是,也要看看自己,因为一根手指指向他人,还有3根是指着自己,说话要有分寸,不要避重就轻的胡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