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利文赞同联邦设药物顶价举措 惟需探讨机制避免恶性效果

873

针对联邦内阁同意管制药物的价格,并设下顶价的举措,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认为这将可让我国国民、尤以年长群体能承担得起医疗服务的费用,减轻重担。

他强调,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举措,因此,他非常欢迎内阁的这项决定;惟他希望卫生部在探讨这项机制时,能谨慎考量各方因素,确保不会产生恶性效果。

他今天在一篇文告中指出,根据国际专业服务咨询公司AON发布的2019年全球医疗趋势汇率报告预测,马来西亚的医药通胀率净增长率为13.6%,这几乎是我国通胀率中位数的5.7倍。

根据2017年药品价格监测报告,私人医院的原装药物标高价中位数及最低仿制药品标高价为57%及167%;而药剂行则较低,分别为22.4及94.7%.

他指出,这显示了药品的加价范围可能相当高昂,在私立医院,估计可达到117.4%甚至到900%。由于仿制药品的成本较低,若允许私立医院及药剂行自行标高销售价格,这将全面影响药物的价格上涨。

他指出,他本身在上次的国会下议院会议辩论时,有带出这项课题。

“我特别强调政府应该设立机制,以管制药品的顶价,以让医疗成本维持在合理及富有竞争力的水平。”

“我原则上同意当局实行药物价格控制机制,但我也了解到问题的复杂性;当局也应该确保这机制的施行后不会带来任何意外性的后果,尤其是不会为小型诊所及药剂行带来影响。”

他强调,因此政府在实行这政策时的透明度极为重要。在制定药物顶价时必须做出各项详细分析,包括制造商的成本、注册成本、仿制药物研究成本、通膨因素、政府成本效益分析及国内生产总值和人民收入水平等,确保药物价格的上限能正确反映经济变化。

“最重要的是,药物制造商和政府的监管机构必须紧密配合。 监管机构除了必须采取透明的价格控制机制外,制造商的利润及所生产药物的责任等不同的因素都必须在定制顶价的过程中获得考量。”

他欢迎卫生部长与制药业进一步的磋商,聆听业者的反馈,深入研究药物价格监管机制的细节,确保相关的业者的心声都被倾听。

他指出,卫生部的这项政策是一项好政策,惟在实行的探讨的过程方面必须谨慎,确保不会带来恶性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