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揭穿GPS真面目 刘强燕吁州选终结叛民政权

1669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指出,在维护砂拉越主权完整的课题上,砂政盟(GPS)犯了与他们前辈同样的错误,“背叛”了广大砂拉越人民的意愿。

1976年,砂政盟的前辈(BN)包括来自土保党及人联党等的国会议员,全力支持修宪,将砂拉越从“邦”的地位降为“州”,这次2019年的修宪,却是砂政盟的全体国会议员弃投,让砂拉越错失恢复地位的黄金机会。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因着1976年的修宪,砂拉越的资源大量缩水,并导致各领域的发展严重落後。在43年後的今天,广大的砂拉越人仍然等待始作俑者的砂国阵/砂政盟,对他们“背叛”砂人民意愿的举动做出交待。

随着希盟执政,并做出诸多努力,欲在日前藉着修宪恢复砂拉越的地位,令人愤怒的是,砂政盟仍然未从他们前辈的错误中悔改与学习,致使砂拉越在今天仍然只是马来西亚13州中的其中一个州属。

“砂政盟国会议员狡辩说弃投是为了要完全的修宪,他们都当广大的砂拉越人民是政治婴孩吗?42年来在砂国阵的支持下,砂拉越失去了多少的权益?这些都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索回吗?”

刘强燕强调,稍微有法律知识的人士都知晓,一揽子的修宪是不可能的事,既然如此,为什麽不支持修宪,先恢复砂拉越的地位,然後再按部就班的争取我们的权益?

另外,同样重要的是,为什麽砂国阵/砂政盟在国阵掌权时驯如羔羊,对巫统与国阵的作为,包括剥夺砂拉越的权益无异议的支持?然而,却在希盟执政後,犹如睡醒凶猛的雄狮,对希盟的政策穷追猛打,为反对而反对?

事实上,当思考1976年修宪,谁是砂拉越最大的受惠者时,不难了解历史的真相。在无任何利益的驱使下,砂政盟的前辈及当时由砂国阵控制的州议会,会无异议的支持修宪吗?

刘强燕对首长阿邦佐哈里的表现深感失望,虽然他指示砂政盟的国会议员支持修宪,然而这起事件凸显,似乎有人比他更具影响力,让砂政盟的国会议员唯命是从。

砂政盟在修宪中没有给予支持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利用修宪不完整的藉口,将责任再次推给希盟,企图制造砂人民对希盟的仇恨,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尤其是即将在明後年举行的“州选举。”

刘强燕国会议员呼吁广大的砂拉越人民认清砂政盟的真面目,透过手中的权力,在选举中终结这个一而再“背叛”人民意愿的政权,为砂拉越谋取一线改革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