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阁不入盟” 已凸显出GPS的政治意图 可笑的是张庆信还意图与巫统切割关系

3433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指出,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千般维护砂政盟(GPS)无条件支持贪污的巫统与极端的伊斯党组成後门政府,其背後的目的现今已经公诸於世。

她说,随着砂政盟做出“入阁不入盟”的决定,撕开了最後一层的“遮羞布”,已经赤裸裸的曝露了他们的政治本色,也即是权利至上。至於是否与贪污的巫统及极端的伊斯兰党结盟,会产生怎样不确定的因素或对马来西亚世俗国造成影响,很显然并不在他们的考量范围内。

她强调,砂政盟所谓的“入阁不入盟”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而已,这是一个企图再次蒙骗广大砂拉越人民的伪政治议程。砂政盟无条件支持慕尤汀任相,其实与支持“国民联盟”後门政府并无两样,因为巫统与伊斯兰党在这个政府当中,占着主导的地位。

也是南兰区国会议员的刘强燕说,张庆信意图与巫统切割关系的做法是可笑的,因为早在1970年,民进党的前身国民党就加入了国阵。而民进党於2002年不仅接收了国民党大部份的政治势力,也延续了与国阵及巫统的主从关系。

她强调,由国民党延伸下来,民进党与巫统的关系可以说长达48年的历史,张庆信再怎麽“能言善辩”,也无法厘清该党与巫统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更加上极端的伊斯兰党。

她说,巫统出现贪污腐败的情况,显然地砂政盟各政党难以置身事外或撇清关系,这也是为什麽巫统联合伊斯兰党及土团党等组成後门政府时,砂政盟无条件的给予支持。现在更是“明目张瞻”的入阁,与他们“排排坐,吃果果”。

“我还记得,1999年行动党与当时温和的回教党组成替阵,欲否决国阵的三份之二议席,却遭受砂国阵,尤其是民进党及人联党的大事批评与攻击。然而,民进党的首号人物今天却甘於和已经被行动党撇弃的极端伊斯兰党为伍,这是何等的讽刺,他又怎麽对得起广大的砂拉越人民?”

刘强燕说,广大的人民相信还记得伊斯兰党於2017年所提呈的“355法令修正案”,当时张庆信的做法是支持伊斯兰党,并试图说服人民接受有关修正案。反观行动党则是看到伊斯兰党坚持伊刑法而选择退出当时的民联,与人民站在一起。倘若伊斯兰党旧案重提,张庆信是否持有同样的立场,他应该向广大的砂拉越人民交待。

“广大的砂拉越人民也怀疑,如果巫统与伊斯兰党提出不利於砂拉越的法令,例如类似2012年的领海法令,砂政盟包括张庆信是否有勇气拒绝,抑或像以往一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并且默默的支持。”

“张庆信形容我本身或因失去官职,而感到惋惜与不舍的谈话是可笑的,也许他是以过来人的身份说话,惋惜他在2018年509因国阵败选而失去了首相署驻东亚特使的身份,并且意图将他当时的意识和感受强加在我的身上。”

同时,刘强燕强调,希盟政府执政以来都秉持着透明施政的原则,行动党议员在获得选区拨款以来也以身作则将本身选区拨款通过报章公诸于世,这样的做法在希盟执政前不曾发生过,而她也相信现在的后门政府执政了也不会发生。

“作为一位对国家丶选区及选民负责任的人民代议士,我挑战资深的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公布选区拨款的用途。虽然从国阵到今天的砂政盟永远对选区拨款采取密而不宣的做法,我相信广大的砂拉越人民,都希望被标签为敢怒敢言的张庆信,倘若愿意,有能改变这种的黑箱作业,以政治诚信为地方带来更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