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仆居家办公缓解堵车省津贴? 纳吉不如建议部长减薪省开销

43

砂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反对前首相纳吉建议以三成公仆居家上班模式,来缓解塞车和节省津贴。

周长佑指出,之前公仆被允许居家上班是受疫情所逼迫,而当中却是苦了多少平民百姓。他强调,该作业模式是因为疫情影响才逼不得实施的,如今经济逐步复甦,在各领域皆开放的情况下,政府仅以“缓解塞车”为由而让公务员在家上班牺牲广大民众的利益,实在说不过去。 

“若也如纳吉所言,公务员居家上班可减少政府需承担的汽油津贴,倒不如先建议70位部长、部长级特使和高官们先自愿性减少每月数百万零吉的费用,实际行动减少政府开销。” 

周长佑说,许多经济领域活动因疫情而暂时喊停也是当时疫情所逼,居家上班主要为了降低拥挤染疫风险,换言之,这种作业模式用在我国今日的环境下就连政府部门自己都还未准备好,因此绝对没有如纳吉所谓“适合多种不同工作”之说法。

他遗憾表示,除了疫情间许多政府部门也受疫情影响,导致作业和服务缓慢,再加上服务量较高的部门,其平日里已经给民众工作效率低的刻板影响,如果再采用居家上班模式,试问服务民众及处理业务的不是更少?

“政府必须知道,每天前往政府部门处理事务的人是没有减少的,在这个时候要公务员却减少三成,这种逻辑思维根本就行不通。”

“此外,纳吉口说容易,试问届时公务员居家上班的家庭费用又由谁来承担?以及民众也需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到各部门,又由谁来担负?”

他提醒道,人民无时无刻都在缴交税务,因此政府应该做的是确保各部门所提供的服务内容充足,认真探讨如何提高水平和服务质量。他再说,疫情期间政府部门开放时间和接收数量都受到了限制,也造成人民诸多不便,之后更经常遇到排长龙情况,一等就是数个小时。

此外,很多事务也是先未能完成这件事,那么下一件事就无法进行。人民经常遇到棘手的情况是,当时处理许多事都需要提前数个星期的预约,甚至需多跑几趟才能完成,这种效率实在叫人不敢领教公仆当时“居家上班”的结果。

政府若想解决塞车需另寻出路,这本来就是交通部长和内阁需认真讨论并且持续寻找对策的任务,无需一而再牺牲大众的利益。他更是提醒政府勿为了稳固公扑的选票,而发表如此荒谬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