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燕批砂政盟领袖滥用隔离豁免权 在未隔离的情况下就在诗巫与民频密接触

1593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批评砂盟领袖滥用隔离豁免权,尤其是对华特使张庆信,尽管频繁的往返西马与砂拉越之间,在未隔离的情况下,频密与人民接触,包括在诗巫“趴趴走”,无视可能导致新冠病毒扩散,危及民众健康的风险。

相比之下,她指出,尽管民主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也获得了隔离豁免权,但是基于公众的利益,对广大的人民负责,不加重卫生局与医务人员的负担,并确保在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下人人平等的原则,加强人民对防疫的认知,而纷纷自行居家隔离14天。

“西马的疫情不容乐观,甚至曾有几日破2千例的记录,一个频繁往返西马与砂拉越的人,到处 ke sana ke sini,到底有多大的风险,稍具政治智慧的人士都会了解。然而,民都鲁国会议员似乎没有这方面基本的觉悟,是他的政治利益高于人民的健康抑或其本人及身边的人士都对病毒有免疫力,甚至刀枪不入?”

她说,我国曾有部长、部长助理以及砂拉越助理部长确诊的事例发生,证明了高官也不能免疫于病毒的入侵,甚至首相也因与确诊部长曾有所接触而被安排隔离。

为了避免害人害已,她呼吁政治人物不要再以特权来添乱了,因为病毒是不会分辨谁是“大人物”的,多国领导人染疫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应该树立良好的榜样,严格自律,并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她说,砂拉越长屋居民聚居的文化,经不起任何病毒的“风吹草动”,而防范未然自然就变得非常重要。事实上,目前新冠病毒已经入侵长屋,且有人感染确诊,这显然已经不是杞人忧天。

她强调,砂盟领袖在防疫标准作业程予(SOP)下未以身作则,且持双重,甚至多重的标准,已经引起错误的认知,导致一些民众误认为新冠病毒或不严重,尤其是在砂拉越。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拉越的疫情局势虽然不如西马那般严峻,但是也不容轻忽或乐观。如果这个缺口一旦打开,让病毒趁虚而入,将对砂拉越广大人民的健康造成威胁,甚至危及生命的安全。

她相信广大的砂拉越人民也不希望看到,在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导下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持有双重或多重标准,因为这将让防疫、抗疫无法达致预期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