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版砂宪法(修正)法案为谁设? 砂州议员应是土生土长的砂民

778

砂行动党实淡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助理陈国彬表示,砂州宪法(修正)法案在反对声浪中被展延。所要修正的宪法中阐释但凡在砂居住2年以上的沙巴或西马人皆可参与到砂州选中,出任人民代议士。砂政盟此举无疑为自己的朋党众将打开了入侵砂拉越之门,也变相的试图再一次出卖砂拉越权益。这无疑将使得那些不是在这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人有机会渗透入砂拉越议会中。更糟的是,巫伊联盟里那些有着极端见识的人也可被吸纳。对于砂拉越人而言所有砂民有责任、有义务捍卫砂拉越自家权益,这也是从我们祖祖辈辈就开始坚持不懈的努力。

他说,自从国盟政府篡位以来,民众目睹砂政盟对自己所支持的朋党在提呈极端政策时,一直装聋作哑。巫伊联盟进驻布城,砂政盟功不可没。任由长期的贪腐政党统治,因腐败而流失的资金多不胜数,压制民主自由和破坏国家整体机构,砂政盟亦未曾表现出丝毫悔恨。 而砂政盟如今提出的修正案从字面上就试图为西马人打开了一个“后门”,使他们可以成为砂拉越立法议会的一员,从而有权统治砂拉越人,彻底背叛砂拉越人的权益。

而口口声声砂拉越优先的人联党再次如预期的那样,在此问题上保持沉默。这也许不足为奇,因为独中在砂政盟拥护的后门政府执政后已拨款归“0”,让一切回到了国阵的“乞讨时代”。而人联党似乎没有勇气在这关口为独中甚至华教鸣怨。面对砂宪法修正案,人联代议士也是如此。如果民主行动党没有反对拟议的修正案,而砂政府让这项修正法案放行通过,那么砂历史将记载着砂政盟政府于2020年允许了非砂拉越人成为砂拉越立法议会议员的人。没有任何解释可以掩盖砂政盟的意图,即允许西马来西亚人有资格成为砂拉越州议会议员(ADUN)。 砂政盟在提呈此宪法(修正)案时的考虑对象是谁?

他指出,昨天展延了该法案仅意味着砂拉越人在捍卫砂拉越州立法议会的神圣性方面取得了暂时性的胜利。因为,只要砂政盟在砂拉越州选后仍为政府,那么砂政盟还会将其重新提交议会批准。

同时也是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的陈国彬表示,只有符合砂拉越土生土长的人们才有资格当选为州立法议员。砂民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