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一言堂禁在野议员说真话 刘强燕:议会流氓文化始于国阵

1580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指出,历史清楚的记载,国阵执政时期在国州议会中专制与蛮横的霸道行为,而说“真话”的在野党议员遭无理驱逐是司空见惯的事,至於“关唛”禁止发言更仅是小儿科而已。

她说,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指鹿为马”,将国阵的议会“流氓文化”强行加诸在行动党议员或希盟身上的做法是可笑的,尤其是这位於1999年就获得人民委托的代议士,还曾经担任国阵後座议员俱乐部主席职位,他理应比谁都清楚国会的进程。

“在509之前,即使涉及国家利益的丑闻,例如一马公司弊案,也曾被强制性禁止在国会讨论和调查,这种不公不义专横的政治行为,我并没有看到尊贵的民都鲁国会议员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勇敢的发言。相反的,行动党的国会议员,包括倪可敏丶倪可汉及西华古马,却因为在2018年3月26日批评议长包庇一马公司,而遭禁足10天。”

刘强燕国会议员形容本身从2013年获得南兰国会选区选民的委托,至2018年短短的5年期间,就已经见识到国阵在国会下议院中的霸道丶无礼与为所欲为。

“资深民主行动党议员林吉祥曾经因为追问一马公司案,而被赶出国会6个月,以及争议选区重新划分,被赶出议会厅的事件,我今天仍然历历在目。”

刘强燕国会议员不认为,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提出改革砂州议会的建议是一项错误的行为,因为砂政盟/砂国阵在州议会中对在野党州议员的压制已经是罄竹难书。

她说,行动党州议员的动议遭议长无理或以莫须有的理由一律驳回,是众所周知的事。而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多次在州议会中为民发言,遭到国阵牢牢掌握的砂州议会禁足,更是有据可考。

“张庆信指摘我盲目包庇同僚,是否也意味着,他认同砂州议长对在野议员动议,无论对错或涉及人民利益,皆一律驳回的做法?”

“政治工作是良心事业,就像我目前所处理的许多民生事务,虽然是在地方议会管辖权限之内,然而基於广大人民的利益丶福祉以及对我的信任,我仍然尽最大的努力寻求解决方案,因为这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为民服务所坚持的政治纲领。”

同样地,她说,火箭的州议员将民生事务或涉及砂拉越权益与民众的利益带入州议会,是职责所在,更是身为人民代议士的义务。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以民为本”的动议,却不断遭受无理丶专横的压制。

她促请具有正义感与良知的砂拉越政治领袖,做出最大努力,促成砂州议会的民主改革,而非对砂政盟蛮横霸道的政治压迫手段,盲目的包庇。

“张庆信是一位担任了20年国会议员的前辈, 他理应拥有非常丰富的国会经验,他是否应该以身作则,以让后辈清楚了解应该如何正确的去执行国会议员的职责? 然而,据我担任国会议员6年期间所知,他出席国会的时间并不多,经常来去匆匆,不见人影,他又是否一位称职的国会议员?”

“我挑战他公布出席国会的天数与时间,以证明我的认知是错误的。砂拉越人民也可以至国会旁听,以了解民都鲁国会议员在国会中的表现与举动。”

她强调,张庆信指责国会下议院议长缩减反对党发言时间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对议长非常不公平且不遵重国会改革,同时已严重误导广大人民的视听。

身为国会後座议员理事会(BBC)的署理主席,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就因为议长处事过於公平,她所提呈的议员发言或辩论名单,执政党的议员经常都轮不到。

“张庆信说现在的反对党议员不会骂粗话,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仍然护着他的旧主巫统。广大的人民相信还记得巫统议员邦莫达F字眼的言论,而巫统与伊斯兰党一些议员的鲁莽行径,也被议会记录在内。”

刘强燕揶揄张庆信现在是一位“称职”的反对党议员,已经无特别事务可处理,只能针对希盟进行无理的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