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国盟政府犹如回到国阵老巢 黄培根揶揄砂政盟”回家“了

292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批评砂政盟回到国盟政府就好像回到以前国阵老窝一样悠然自得。希盟今年年头被夺权的时候砂政盟领袖们应该是开香槟庆祝吧!

黄培根表示,今年三月GPS违背马来西亚人民的意愿将希盟拉下并让国盟入主布城,不止让人们厌恶和丑闻满天下的巫统重新回到权力中心,更让宗教极端的伊党在几十年以来再一次的执政联邦。

我曾经今年的3月在古晋的行动党晚宴上说让巫统回归就是让我们马来西亚人民用61年才打倒的贪污腐败政权回到马来西亚,这是违背了2018年第14届全国选民的委托。我也抨击砂政盟与国盟同流合污也把宗教极端的伊斯兰党送人马来西亚权力中心而伊斯兰党的政治目标就是把马来西亚变成回教国。

“只在短短的几个月我们就已经可以看到PAS的“圣经篡改论”,“童婚是祝福”,”妻子该如何撒娇“以及“所有人都会死,应该听天由命”等等“丰功伟绩”。

而当GPS在努力说服砂拉越人民说这不会影响砂拉越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多么努力的在帮他们的老板收拾残局。遗憾的是我们砂拉越种族和谐将会受到很大的打击,这对砂拉越人民·来说简直是难以接受的。

黄培根补充,由于GPS的前身是国阵,在过去砂国阵将砂拉越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出卖给联邦政府,也把砂拉越邦的地位贬低成13州之一,砂拉越的领土海域也被缩小,2019年修改宪法回归砂沙等等事件都看到砂GPS出卖砂的权益。

GPS在第14届大选后为了自救马上抛弃国阵成立了目前的砂政盟,可是我们都知道只要巫统能够回归布城砂政盟绝对会回到巫统的怀抱,事实证明我们没有看错砂政盟的诡计。

关于日前有传闻指出砂拉越州政府将不再会为价值110亿令吉的沿海大路以及第二主干道路进行公开招标,黄培根呼吁州政府对此表态是否因为希盟垮台后国盟上台让砂政盟觉得他们又回到国阵时代的作风?

“当希盟执政联邦政府时,GPS显得十分小心翼翼,也在2019年公开表示这两项项目将通过公开招标进行委任。可是今年希盟垮台之后就马上传出这样传闻。“

对于GPS许多领袖表示不支持希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行动党“傲慢“,黄培根表示GPS不愿与行动党合作应该是另有原因。大家都可以看到现在的砂政盟觉得行动党执政带给他们太多的”不方便“ 才是为什么他们要希盟下台的原因。砂政盟宁愿砂人民付出沉重的代价和国家回到黑暗的时代也不愿看到希盟的廉洁良好施政的政府其实透露了他们的目的。

“GPS说不能与行动党合作的原因是因为行动党”傲慢“,但却选择了以贪污、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著名的巫统以及伊党合作。在我看来,他们不愿与行动党合作是因为行动党出了名的廉洁以及”挡人财路”。

国盟提呈的2021财政预算案透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砂得到的发展拨款从希盟执政中的7.8%降低到国盟的6.5%。去年的砂立法议会啦每一位GPS议员在财政预算案辩论环节里都在骂希盟特别是行动党,他们说我们砂应该得到3份之一,可是今年在砂财政预算案辩论环节中没有一位砂政盟的议员投诉联邦对砂不公平。人联党的州议员没有一位敢为砂发声了?人联党党魁沈贵贤不是在报章上说联邦拨款砂州不足吗?可是在议会里人联党众议员中没有一位敢发声,在外面表演给华社看的是一回事,在议会里表现的却是另一回事,为什么?

在希盟执政时我们把拨款给于独中纳入财政预算案,在2019年是1200万,在2020年是1500万。国盟一上台的第一次提呈的财政预算案就给华社一个大见面礼;零拨款!在我们华教得到不公平对待的时候,人联党却静的吓人,为什么?

砂政盟把砂拉越的前途当作他们政治赌博的筹码,可是短短8个月里我们砂人民可以看到砂政盟其实已经把我们带回2018年前国阵的黑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