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砂后贼喊抓贼 人联已黔驴技穷

120

“人联党除了会欺世盗名之外,已经黔驴技穷!”

针对人联党指行动党出卖砂拉越的本土及人民权益的言论,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刘强燕吁请人联党钱进一先好好照照镜子,不要陈腔滥调,“贼喊抓贼”,逃避自身过去几十年在砂拉越执政时政绩劣迹斑斑!

“钱氏指火箭会与巫统合作仅是断章取义,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别忘记事实摆在眼前砂政盟人联党目前和巫统同在一艘船上,共组联邦政权,不仅如此,这艘“船上”还包括了伊斯兰党。”

刘强燕强调,人联党的言论仅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国盟在砂政盟支持下在希盟执政22个月时以卑鄙手段夺取政权并硬掰指希盟没有完成承诺,这犹如一位学生原本有长达60分钟考试时间,在第22分钟你夺走试卷并指责他没有回答完试题而不及格的做法一样无耻。

混肴视听是人联党看家本领,国阵60年所留下的烂摊子人联党也有份,我们原本有60个月的时间去解决,你们在第22个月”偷走“了联邦政权,你们砂政盟当初是后门政府的造王者,亦在联邦政府当权了,请问独中统考文凭全面落实了吗?”

她也表示,早在2015年,当伊斯兰党乖离橙皮书的承诺时,行动党果断与伊斯兰党切割,立场坚决,已经与伊斯兰党断交,反观人联党扮演双面人,嘴里一边骂伊党,一边却为了政治利益而依附在砂政盟勾结包含伊斯兰党的国盟及巫统暗度陈仓,同席而坐共组联邦政府至今。

“2018年国阵遭受选民唾弃而改朝换代后,砂国阵佯装和联邦国阵切割易名为砂政盟(GPS)企图旧酒装新瓶来漂白自己,惟在2020年喜来登政变时就马上再次露出狐狸尾巴,砂政盟当中包括人联党却勾结国盟伊斯兰党及巫统主导的国阵巫统以非民主手段窃取希盟政权,这些人民看得清清楚楚!”

她也指出,自独立以来,砂拉越执政权力都属于砂国阵即砂政盟的前身,他们与巫统主导的联邦国阵狠狈为奸,当中包括1976年其全体国会议员竟然在国会内一致支持当时《联邦宪法》修改法案导致砂拉越从原来的马来西亚3邦之一的地位,贬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所以造成过去几十年砂拉越不断失去自主权的帮凶之一是人联党。

” 人联党在强盛时期,为保官位及个人利益,任凭砂拉越的天然资源一再被剥削及出卖,以致砂拉越数十年来发展落后,更是全国榜上有名的贫穷州属之一,譬如砂拉越截至2016年有1020间的残旧学校,几百间的乡区学校甚至还没有电流供应,这证明过去几十年你们人联党在砂拉越当权根本没有重视这些问题,任由问题年复一年的累积!”

刘强燕称,甚至在砂拉越推行的369间乡区学校太阳能计划也被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干捞”了1亿9千4百万令吉的贿款,法庭之前对她的判决就是最好的凭证,这么庞大款项的贪污丑闻可以在他们执政时发生而视若无睹,因此人联党所谓本土党维护砂拉越人的权益之说根本站不住脚。

她补充说,当年509改朝换代之前,人联党主席沈桂贤还称纳吉是最好首相并呼吁人民支持他,虽然全世界都知道这位前首相涉及了在一马发展公司的丑闻之中,而当纳吉和罗斯玛被定罪后人联党领袖都避而不谈,企图淡化他们与涉贪前首相之前的关系。

“我促请钱氏既然他护主心切,同时也是民选代表,不如向广大的人民交代一下针对当年人联党被揭发有份获得分配到从一马发展公司来的资金的来龙去脉,毕竟联邦法院对纳吉的判刑也印证了这笔钱形同是“赃款”而且是属于大马纳税人的钱,人民是有知情权的。”

同时亦是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的刘强燕也劝请钱氏要有一定的政治成熟度,毋须拿党出战选举的标志以及出战委任状来大做文章,毕竟人联党于2018前的过去几十年皆在使用来自西马国阵的“天秤”标志竞选,此外去年砂拉越选举人联党本身都无法做主,而最终失去了传统属于他们在都东选区的出战权,所以钱氏这番的言论是自打嘴巴,自取其辱。

“真正捍卫砂拉越自主权的是民主行动党,行动党是要求恢复砂拉越与马来亚平等伙伴的先锋,几十年来更是捍卫入境权、落实教育、卫生、警察自主的先驱,而不是如一些政党般虽出身本土,却出卖自主,几十年来支持贪腐的巫统所主导的国阵, 此乃不折不扣的伪本土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