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获历来最大财案拨款 俞利文促政府正视年轻人精神保健问题

1016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促政府正视我国人民、尤其是年轻人的精神保健问题,提供及定制更全面及周详的计划。

他说,他对于卫生部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拨款,即306亿208万900令吉,比去年的287亿令吉增加了19亿令吉或6.6%的预算表示欢迎。

“其中,精神保健方面的拨款也增加了943万3500令吉。精神保健的问题是我们当前社会必须关注的一项极为严重的课题;根据统计,每3份2的马来西亚人都面临心理健康,尤其是年轻人。因此,我支持政府增加这方面用途款项的举措。”

俞利文是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20年度财政预算辩论时,如是指出。

他指出,根据估计,到2030年,马来西亚职场生产力下降的主要因素是心理健康问题所导致。

他表示,最近许多马来西亚人和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观看了《小丑》(The Joker)这部电影,它描述了精神疾病的严重性;如果这方面的问题没有获得适当的解

决及正视,则将造成漩涡式的影响,后果难以想象。

因此,他在辩论中向卫生部作出询问:“卫生部要如何将这笔款项运用于精神保健方面的服务?该部是否有计划在2021年至2015年为精神保健方面提供更全面的策略或计划?”

这是一项相当严重的问题,且对我们年轻的下一代起着极为严重的负面影响。

他指出,在之前就有一名16岁的少女通过其“照片墙”的社交平台(Instagram) 发布了她是否应该结束自己生命的帖子;遗憾的是,她结果真的选择了自杀。

“之后,砂拉越及全国也发生了一系列的自杀案件,甚至在上个月有一名12岁的小六检定考试考生也自杀。”

他称,在2017年,政府对全国各地的中学展开了一项健康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年龄介于13至17岁间的青少年,有5份之2患有焦虑症、而5份之1的青少年患有忧郁症。其中至少有5份之1的受访者经常碰上一系列的情绪问题,包括拥有绝望、自尊心受打击,甚至曾经萌生寻短的焦虑及念头。

“与此同时,有3份1遭受情绪困惑的青少年也对于父母及监护人的关系感到紧绷。甚至也有36.8%的青少年表示在过去的30天,其父母或监护人根本没有给予关心,甚至不理解他们所面对的困扰与问题、更不晓得他们在业余的时间在做些什么事情。”

“纵观四周,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倍感孤独的情况根本就是司空见惯;这点可以从他们终日沉迷于手机及平板电脑的网络游戏及浏览社交媒体可以看出。”

他说,无可否认,现在科技的发达确能让我们通过互联网来更快速的联系他人,但这却牺牲了面对面交流那促请彼此亲切情感的功效。

“鉴于我们的年轻人面对不断变化的环境和各方面压力,因此设定解决这些问题的详细计划是迫切需要的。”

在辩论中,他指出,据他所知,卫生部之前有制定了《2006-2020年国家青少年健康计划》,这项计划涵盖了青少年的营养、身体、性与生殖、高危行为个方面的精神健康计划。

“这项当时被称为《国家青少年健康》的计划基本上设立了一个青少年精神健康保健的框架,惟在2013年被重新审核,并在2015年被提出了新版本。遗憾的是,自那时开始,并没有见到当局有任何的努力来实践相关计划。”

“因此,我促请政府对这项计划进行审核及修订,且在必要时更新当中细节,以便更有效的解决当前问题。”

因此,我敦促政府对计划进行审查/修订,并在必要时进行更新,以解决这一非常重要的问题的更详细的计划。

此外,他也要求政府当局恢复在2009年被终止服务的自杀人数登记系统。他认为,要适当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必须掌握足够的证据。

“基于缺少相关问题的数据,我们将无法实施更多有效的运行计划。”

他说,许多国家,包括美国等国家的精神健康护理数据涵盖了私人精神健康保险,他们在精神健康方面的研究数据得以给予私人精神健康保险必要的协助。相反的,在马来西亚,要获取这方面数据却相当困难,必须通过各种繁文缛节的官僚程序。”

“因此,我希望我国得以以更透明地的程序来收集相关数据,将其合并到一个数据库中;且在可能的情况下为在马来西亚进行有关心理健康进行深一步的科学研究提供经费。”

他强调,缺乏心理健康方面的解释数据解释,导致了许多保险公司对引入涵盖心理健康的政策,包括精神健康风险评估都抱持怀疑态度;更不用说精神健康治疗的潜在保费率了。

他认为,政府需要进行的首个步骤即是打破部门将相关储存数据“私有化”的文化,尤其是关系到青少年的精神问题数据;相关部门应该向有需要的单位开放共享数据。

俞利文对于希盟政府已经将数个部门联合组成“精神健康委员会“,以讨论解决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及应对步骤表示欢迎。

此外,他也促请政府进行更多研究,以彻底了解导致青年情绪问题的根本原因。

“尤其是对于家庭、学校及大学及社会环境方面的风险因素必须被深入研究,以针对相关因素制定有效的预防措施。”

他说,卫生部也应该鼓励更多的临床心理学家加入公共部门,将精神保健服务扩大到医院、诊所及初级保健社区;并研究在全国各地设立精神健康中心的必要性。

俞利文也促请政府为在前线默默付出的人士,包括医生、医务人员、护士、临床心理学家、辅导员等提供必要的援助计划,让他们的身心也能获得支持。

“这些人士终日处于极为挑战的环境中,我们也听说其中不少感到精疲力尽;因此政府应该给予他们身心上的支持。”

他指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估计每5名年轻人中或每4名成年人中,便有1人经历倦怠的问题。且估计到2030年,全球精神疾病的医疗费用将高达16万亿美元,其中的部分原因部分是压力引起倦怠的情况的增加。

“因此,我们必须照顾好我们的医疗群体,这样他们才能为患者及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因此,重要的是我们要照顾好工人和保健人员的福祉。 如果我们照顾好照顾者,他们将继续更好、更有效地照顾我们的患者和人民。

另一方面,他也说,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宗旨主要是希望达到为青年及妇女提供就业机会;且建立数字经济增长的生态系统,包括5G网络,以便为工业4.0时代来临做好准备。

“对此,我深表赞赏。”

他指出,尽管美中贸易战给全球供应链带来了永久性的不确定影响,但联邦政府依然勇于制定让大马恢复经济及重返回正轨的3年计划,这也是令人感到鼓舞的。

“一项好的财政预算案不仅取决于预算分配的多寡,最重要的是取决于预算的分配方式及执行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