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海港局不仅要汲取事故教训 更应吸纳进出口商所面临的附加税

620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古晋海港局(KPA)应承担船务公司对使用古晋史纳里港口服务的进出口商征收的“古晋港口交通拥堵”附加费。

日前,身为KPA的董事委员的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符祥威,终于打破了自2021年3月下旬KPA的电脑系统故障以来,针对此时的将近一个月的沉默。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他是否完全没有意识到KPA电脑系统故障后,给运输和物流业带来的痛苦?”

江峰年说,更让人震惊的是,符祥威身为KPA董事,不仅没有针对此问题提出任何解决方案来解决KPA给进出口商们带来的困境,反而在说风凉话:“KPA需从整个事件中吸取教训”。

“谁不知道KPA应从此事吸取教训,但目前人们最关注的事,政府如何解决他们的问题。而符祥威作为KPA的董事会成员,也难辞其咎。”

KPA电脑系统故障已严重延误了KPA的集装箱的处理时间。鉴此,许多船务公司如今都向进出口商征收额外的“古晋港口交通拥堵”,即,每20英尺集装箱300令吉和每40英尺集装箱600令吉的附加费。

造成古晋海港局Senari港口严重拥堵的原因,完全是KPA的错。因此,作为KPA董事会成员的符祥威,应确保KPA对此附加费负起全责。 毕竟,造成延误的始作俑者除了KPA之外无他人。

江峰年指出,KPA的许多关键服务都已私营化了。私营化的主旨便是为了提高港口的服务标准,同时阻止政府进一步的资金开销。

“如果KPA选择将其服务私有化的公司无法履行职责,那么这种私有化的意义何在?”

符祥威不仅是海港局的董事委员更是一名合格执业律师,应非常熟悉法律和公平原则。秉持公道和公正的原则,既然错在KPA,那KPA就应完全负起这额外费用。

江峰年强调,符祥威最不应该的就是发表那么一则貌似事不关己的声明。他应停止为KPA打圆场,推脱责任。他应行使其董事会委员的身份为整个事件受害人寻求公平公正对待,让KPA完全支付这些附加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