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请权贵实行平等隔离反被指责 俞利文:疫情之下无关政治

682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疫情之下无关政治,所有入境砂拉越的人士包括高官权贵等都必须享有平等的隔离措施,致力保护砂州子民免于病毒侵害,防不胜防。

不过,针对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指他在促请砂州政府必须平等对待高官权贵,尤其从疫情红区的雪隆地区返回砂州的政治人物也需要采取必要的隔离措施,是在玩弄政治博取廉价宣传,令他感到十分遗憾。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强调,砂州享有移民自主权,所以在控制疫情方面占有优势,特别是限制从高危地区返砂的入境者进行隔离措施,进而减低病毒传染风险。不过,砂州政府若赋予过多的豁免隔离权,这将会损害砂州移民自主权的优势。

他称,本身与其他砂州政治人物在入境砂州至少3天前,只要证明检测报告是阴性结果,就能够豁免隔离。但是,有关检测并不能保证他们不会被感染,病毒有可能仍处于潜伏期,所以尚未被检测到,尤其是曾经到访红区者的染疫风险更高。

俞利文举例,日前一名从吉隆坡返回马拉端的男子,正是近期新增的马尔多感染群(Cluster Mador)确诊者之一。该男子返砂前曾于吉隆坡私人医院接受拭子检测,当时检测结果呈阴性反应。

男子在抵达诗巫后 ,他遵从当局的居家隔离指示(HSO),返回位于马拉端的某长屋老家进行隔离。尽管他被安排在第八天再次进行检测,但结果还是呈阴性反应,并且没有任何症状。

隔离期间他一直待在长屋没有外出,但适逢圣诞节,他除了和家人在家聚餐外,还和到访家里的亲友欢度圣诞节。

俞利文补充,迄今已有8人先后被感染,同时有113人目前仍在等待检测结果。

他说,上述只是一个例子,虽然在返回时检测呈阴性反应,但也有病例是在较后检测中从阴转阳。难道张庆信认为政治人物就不会跟其他人一样面临被感染的风险?

而且,令人担忧的是,该确诊男子因为是回到长屋进行隔离,由于是长屋关系,因此长屋的老年人感染风险很高,若疫情没能受控,只怕郊区的医疗体系无法应对疫情的爆发。

俞利文也说,张庆信声称采取防疫措施,包括避开到人潮聚集的地方,但从对方的照片可以看到,除了走访市集也到访过长屋,甚至接触许多弱势群体,尤其是老年人。

俞利文说 ,尽管他豁免隔离但还是不敢松懈,并自发性采取居家隔离措施,在隔离期间善用科技兼顾选区上的服务工作,必要时才指示其选区服务团队走入基层为民排忧解难。

他相信,人民在非常时期也将会理解代议士们的处境,特别是遵守一切防疫标准,并以人民的健康为优先考量。

由此可见,不管是张庆信还是其他砂州政治领袖,都没有理由不遵循相同的隔离程序,这不仅是为了保护人民,更是以身作则的榜样,尤其在实施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上不应存有双重标准待遇。

他指出,为人民服务无疑是代义士的职责,但更重要是保护人民免于感染,凡事不能不顾后果,尤其当病毒和无症状感染是无所不在。

俞利文强调,所有人在遏制疫情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因此任何防疫措施也没有所谓阶层或特权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