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医生升级是否加薪? 只升职不加薪并不公平

946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卫生部必须立即说明在上周从UD41升至UD43级别的2万2000名合约医生,是否会获得任何加薪。

他说,根据新闻报道,UD41级别合约医生目前的工资,乃高于现有新晋UD43级的薪水。令人担忧是,对于年轻医生而言,没有任何加薪是不公平且不公正的。

报道称,目前他们的底薪是3622令吉,而新晋UD43级的薪水为3611令吉。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内阁日前决定将合约医生从UD41晋至UD43级别的举措,其实早在2019年11月希盟执政时期的决定。惟,基于国盟政府的怠慢,拖至最近才落实举措。

俞利文表示,合约医生所关注的是,即使晋升也不会获得任何加薪。如果属实,这对我国年轻医生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更欠缺诚意,尤其协助国家在抗疫努力上发挥了极大作用。

他补充,这是希盟一直在努力争取的事情,以确保年轻医疗专业人士的权益受到保障,力保他们能够投身在公共卫生领域服务。如果他们的福利没有被照顾到,这些医疗专业人才就会流失至私人领域,甚至人才外流到国外。

除了升职之外,俞利文认为必须制定长期计划以解决合约问题,因此,他促请政府就延长合约期限做出适当的更新,包括延长多少年,以及实施举措的时间轴等,好让合约医生在任职期间可以申请并完成专科培训,尤其是通过“并行途径(parallel-pathways)”的专科培训。

他还说,所有医生的责任、工作量甚至风险是相同的,政府也应该采取额外措施,让合约医生可享有与永久医生同等的待遇。

俞利文强调,唯有卫生部可以通过制定政策,让合约医生可以享有特别假期,包括工作保障假期(hazard leave)、进修假期(study leave)等。

最重要的是,政府应赋予合约医生申请联邦训练奖励(HLP)的机会,好让他们可以在本地大学继续深造医学专科,以解决我国缺乏专科医生的问题。

他表示,政府如要认可和珍惜前线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的付出和牺牲,最好方式是给予他们投资,以提供他们更好工作保障,甚至让他们有机会在自己擅长的专科继续进修硕士课程。

俞利文强调政府和医院的努力必须是一致的,这样我国才能栽培更多的专科医生,除了解决我国缺乏专科医生的问题,同时也提高患者的医疗质量。

他也认同,这无疑是一项复杂的问题,但可悲的是,即使这些年轻医生和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付诸了许多心力,却还是被当局看作“用完即弃”来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