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长佑:指责他人撒谎成瘾前 张庆信应先认清事实

86

根据联邦工程部官方网站里指出,美丹再也高架桥项目于2019年被实际批准并于2019年10月25日列入第11大马计划下的第四期滚动计划(2020年),而当时正是希望联盟执政时期所批准。因此,砂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回怼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在指名道姓指责他人撒谎成瘾之前,应该先认清事实的全部。

周长佑表示,上述资料都可在联邦工程部官方网里寻获,而且也是工程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夫去年在美丹再也高架桥项目动土仪式时,亲口道出。

“民都鲁国会议员于日前才提醒我要做年轻领袖的榜样,现在又说我撒谎成瘾,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铁一般事实’才是谎言,甚至还一而再的胡乱指责他人的父亲。试问,难道这是贵为中国特使应有的基本文化和尊重礼仪吗?”

先是指鹿为马指他人撒谎,殊不知是自己当不了好榜样,试问,身为选区内的国会议员,当自己未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求年轻人树立领袖的榜样,难道真以为人民都会被胡言乱语而蒙在鼓里,看不清事实的真相吗?再者,身为选区内执政党议员长达20年之久,对选区的人事物及种种问题究竟了解多少,往往在每一次的回应和指责上,更深层的反映出本身完完全全没在“做功课”,更显出在“交功课”方面也力不从心。

周长佑指出,每次提出民都鲁地方性课题时,都会被张庆信以希盟执政22个月无绩效作为挡箭牌,周长佑也引用国会议员的“三只手指正指向自己”的说法,请他回顾身为执政了60年的国阵政府代表,在手握实权的情况下,试问还需要多少日子才去重视和解决民都鲁学校设施落后、校舍陈旧问题?

“学校事务隶属教育部,而教育部本就隶属联邦政府,因此说成是联邦政府应尽的职责一点也不为过。砂拉越今天还有351所贱校,其中107已标签为危楼,这是不能再拖延的重要事务,因此,如果砂政盟国会议员数十年来一直有积极解决问题,今天肯定不会发生如此的严重局面。”

他再说,选区的拨款的确不只是做学校事务,惟如果议员每年有500万拨款,5年则有2500万,这是一份十足的拨款数额,而且还未包括许多可以额外申请或身兼多个官职所提的特别拨款。

“我想比较紧张的人反而是执政党的张国会议员,正因为选举快到了,当我们触碰选区内学校课题时,后者就像是万分紧张,甚至口出狂言。民都鲁国中是全马第三大国民型中学,也是如今民都鲁人第三代就读的学府,我们非常好奇,20年时光都不足解决学校问题,那还需要多少日子才够?”

“我也认同张庆信所说,如果连自己身为当今政府的代表都无法取得政府的拨款来协助解决学校问题,后者真的应该考虑自掏腰包。他也相信以身兼多官职的张庆信来说,以近年来可观的俸禄,其实并非大问题,而且应该解决除了民都鲁国中,以及更多民都鲁学校所面对的状况。

他强调,若真心诚意想解决民都鲁学校的问题其实不必扯得太远,只需加快实地了解选区内各所学校所面对的问题并给予解决,这绝对也是身为执政党议员合情合理且应有的工作。

“我们都知道,民都鲁区国会议员也都忙碌于诗巫事务,但也应该要积极解决民都鲁关乎联邦的课题。而如果我本身多加回应民都鲁国会议员有关选区内学校的问题,可以帮助学校更快且得到更多联邦政府及选区的拨款,我会十分乐意,也一定付出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