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MA63地位只差一步之遥 周政新对GPS弃投修宪失望

1507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表示,希盟政府以还原1963年大马协议版本的联邦宪法第1(2)条文在本月8日在我国国会提呈修正法案的投票,为争取东马主权铺路,然而在国会仍然无法获得3分2的国会议员支持而闯关失败,这的确让众多的东马人深感失望。

他说,当天显然的是大马立国以来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重要修宪,更是砂拉越人所引颈长盼,可是砂政盟这回是以弃权作为所谓捍卫砂权益的行动,这个阵营是否真的如同自己不断挂在断嘴边只是为了为砂人的权益,或是为了保住自己在最多2年后将举行的第12届州选政权而无视对砂及东马有利的大局面,这将由砂人自己做出判断。

“我们无法获得三分二国会议员的赞同,就是以10票之差让这修正案无法在国会通过,我国修宪须要3分2的国会议员赞同,即222名国会议员中,至少要有148名成员支持。”

周政新在文告中指出,当天支持修宪的我国国会议员有138人,无人反对,可是有59人不投票,当然砂拉越政盟的全数国会议员都没有投票,他们是表明弃权。

他解释,成1963年砂拉越与沙巴各以一个独立的领土身份,参组马来西亚以来,这东马两邦一路来都明显的被国阵前政府忽略,许多地方上的发展仍然落后,并没有获得执政多年的政府照顾。

“特别是东马的地位在1976年开始被贬低,当时国阵政府牢牢掌控砂政权,而当时砂拉越的反对党处于弱势的情况,让之通过当年的修宪将三邦降格为13份之1的州属,之后就不断有恢复砂沙同等地位的声音,这更是东马人长期以来的关注及要求。”

他表示,大马原本是马来亚联邦及砂、沙共三邦平等伙伴共组,可是在1976年修宪后这个局面彻底的改变,两邦的地位与待遇转为与西马的11个州相同,原本是三邦的“三足鼎立”,经过当年修宪后成为“十三足鼎立”,砂3份1的大足顿时变成13份小足之一,过后就有许多砂不利的法令,例如领海、石油开采法令相继的在国会通过。

他说,虽然砂拉越地势广阔,与马来亚联邦面积相似,资源非常丰富,可是如今却成为最贫穷州属之一。

他强调,在1976年成为州后,砂人民的不满情绪实际上不断的在膨涨,过去反对党真空的砂州,也逐渐的获得选民的信任,赢得过往难以获得的国州议席,可是与国阵,或是如今砂政盟在砂所拥有的议席相比仍然难以匹敌。

“我们知道过往国阵执政时期,以土保党为首的砂政府靠着不公的选区划分,即乡区与市区选民人数结构悬殊的局面,以少数人选区支持的手段获得执政权,更不断的利用乡区相对的资讯缺乏,及为乡区发展的口号,可是数十年后许多地区仍然缺乏水电供应,更谈不上经济发展。”

他表示,砂政盟如今就是砂拉越长久以来最大的执政党,可是却不务正业,持续的为自己的荷包及财富着想,也对于砂的落后视而不见,更不用说有心恢复大马建国的地位。

“砂行动党虽然是州的反对党,可是已经察觉人民要恢复同等伙伴的想法日益强烈,因此在2014年在“民都鲁宣言”首先提出具体的迈向同等伙伴,也获得广大人民的接受,当时担任首长的已故阿德南见势不妙,也同样打出争取砂人权益的口号,后者表明要恢复砂参组大马原有的地位,不多也不少。”

周政新说,当时这个口号的确获得砂人的买账,让砂国阵在2016年的州选举大胜,随着阿德南的逝世,由阿邦佐哈里担任新首长,他延续这个注重砂权益的口号,为了首次领军砂国阵应对第14届全国大选,其阵营509大选在砂31个国席中赢得其中19个。

“希盟成功促成首次的政党轮替,砂国阵随后变身为砂政盟成为国会的反对党,希盟政府为了实践2018年的竞选承诺,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地位,并修宪归权,当然最终的结果让砂人大跌眼镜,口口声声强打砂权益的砂政盟,在这重要的关头弃权,所行的与所说的不同调,让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机会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