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违宪是事实 陈祥智:人联青无需转移焦点

342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针对人联青年总团副秘书刘龙雨反对党议员搞集会沦为国际笑柄一文,砂行动党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如此表示。

人联青总团副秘书只见“集会”不见其他因素就凸显出其格局太小了。难道人联党年轻领袖不晓得,一切源于国盟政府违宪在先?

他说,从合约医生到这次的反复党议员的集会,充分的说明如今国盟政府的失败与无能。

人联党青年总团副秘书该把目光放在这些集会背后的原因,而非集会者本身。倘若只看到后者,也只能证明自己的目光是何其短浅。而作为人联党年轻领袖仅拥有短浅目光和小格局那么人联党未来着实堪忧。

陈祥智揶揄道,沦国际笑柄国盟闹得还少?从国盟后门上台开始就注定是个笑话,却不见人联党出来指责一二。由此可见,为了待在政治主流中,人联党的骨子里就和其他砂盟朋党一个模样,唯利是图。

其他国家即便在抗疫多未停止国会而是改为视讯会议,而国盟政府害怕经不起考验一再推脱延迟,在最高元首御令下心不甘,情不愿召开五天国会特别会议。

然,就在这五天国会特别议会内国盟内阁部长更企图“假传圣旨”误导国会最终更是被最高元首亲笔踢爆预谋。

试问这些欺君骗民的政府在国际上的影响远要比集会来的恶劣吧,人联党却视而不见。

可见人联党衡量所谓国际笑柄的天秤永远都不会指向国盟。反观在整个事件持续发酵后,砂政盟仅仅发表了一个表明支持“君主立宪制”的空洞且毫无立场的文告。这也昭示着砂政盟一直在保持着围观的态度,甚至很圆滑的希望无论是皇室和国盟都两不得罪。

他强调,国会议员之所以在国会大厦外形成群聚,追根究底皆出于慕尤丁政府在没勇气开国会之余,连带无理违宪将国会议员办公室都锁上所致。

人联党青年领袖应懂得大是大非面前,基本做人底线还是还是该有的,不能凡事都做墙头草,见利起早。

同时,陈祥智更建议人联青年领袖大胆向党魁建议,在巫统已经撤回对国盟的支持后,若砂政盟继续摇摆不定,准备做墙头草。那么人联干脆退出砂政盟就算了。免得夹在当中里外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