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倒台GPS犹如受伤野兽 张健仁:切勿低估对方微弱的恶毒反扑

535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19年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党员代表大会的演讲词:

过去1年对于民主行动党及希望联盟是充满着挑战和考验。
•在经济上,我们面对中美贸易战和全球经济放缓趋势的影响。
•在政治上,巫统-伊斯兰党-土保党的结盟及玩弄种族主义政治使到行动党被当成“妖魔”(bogeyman),就连一本漫画册都会成为敏感课题而被内政部列为禁书。
•在社会上,种族两极化还是继续恶化。对马来人来说,希盟政府是由行动党操控。而对华人来说,希盟政府是由敦马独掌,行动党完全没有决策权。

2018年5月,人民发挥强大的力量推翻前朝政府,支持希盟组成联邦政府,推行各项改革及净化马来西亚的制度。在这短短17个月期间,我们兑现了许多我们的竞选诺言。但无可否认,我们还有一些竞选宣言仍未实现。

目前,似乎只有那些还未兑现的诺言被无限放大,至于希盟政府所推行的各项改革和已经实现的承诺却被忽略,甚至是被遗忘了。反对党只有兴趣突出那些还未兑现的承诺,却轻描淡写的带过我们已兑现的诺言。因此,我们不仅要突出那些已经兑现的诺言,更要继续努力,让那些还未兑现的承诺一一实现。

我们在过去的17个月里的成就有目共睹。在此,我向大家提出希盟政府在执政这么短的时间内,加上从前朝国阵执政55年继承下来的巨大债务和两极化种族情绪的限制及约束下,所实行的其中22项重大成就或改革。

希盟政府的改革和成就

1.首相不兼任财政部长。这在联邦政府内部提供一个监督与制衡的机制,避免公帑被滥用和盗用,就如SRC及1MDB丑闻。

2.继委任非穆斯林担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后,如今是由首名女性接任,这是前所未有的,过去只有男穆斯林可以担任该职务。

3.委任非穆斯林担任国家总检察长,这也是前所未有的。

4.委任反对党国会议员成为公共账目委员会(PAC)主席,制定该委员会调查任何政府部门、机构或工程的议程。这将带来更有效及严格的制衡。

5.联邦政府的财务报告更为透明化,真实和公正的呈现政府的财务状况,不再沿用过去国阵时期所惯用的表外融资的操作。这让我国在国际金融市场处于更具诚信的地位。

6.希盟政府重新检讨各项巨型工程,为政府省下数百亿令吉,这些省下的钱用于推行其他计划及举措。重新检讨和谈判的工程如下:
•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的建筑成本从原本的655亿令吉,降低至440亿令吉,省下215亿令吉。
•大马第二捷运(MRT2)从原本的393亿5000万令吉降低至305亿3000万令吉,省下88亿2000万令吉。
•第三期轻快铁(LRT3)工程从原本的316亿5000万令吉降低至166亿3000万令吉,省下150亿2000万令吉。
•终止Lebuhraya Utara Borneo有限公司作为砂拉越泛婆大道工程的工程交付伙伴模式(PDP),节省12亿令吉。

7.取消消费税 (GST),让许多商家和企业摆脱消费税系统的种种难题。

8.全数退还被前朝政府拖欠多年,高达370亿令吉的消费税(GST)和所得税退税款项。

9.在过去17个月,将通货膨胀率维持低于1%,反观在前朝国阵政府时期,通货膨胀率高达2至3%。换言之,如果国阵继续执政,物价的涨价,将会比目前希盟执政高出一倍。

10.我国首季和次季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分别为4.5%和4.9%,比邻国表现更佳。今年上半年,获批准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从去年同期的251亿令吉增加97%至495亿令吉。

11.大部分工程实行公开招标制度,减少政府采购过程中出现贪污机率。

12.华校拨款增加:
•从国阵时期的每年5千万令吉增加至超过1亿令吉,并大大改善拨款的发放方式。
•2020年独中获得1500万拨款,国阵时期没有得到分毫。

13.过去1年把RON95汽油价格维持在每公升2.08令吉,柴油每公升2.18令吉。前朝国阵政府采用汽油自由浮动机制,如果继续由国阵执政,过去一年,RON95汽油和柴油的价格将会介于每公升2.30令吉至2.50令吉。

14.积极追查1MDB资金的去向,并已成功从被挪用的1MDB资金中讨回14亿5000万令吉款项。 目前仍在努力追查1MDB其他被挪用的资金。

15.为50岁以上的B40生活援助金(BSH) 受惠者提供PeKa B40的免费健康检查及医疗福利,以及2万令吉的医疗器材补助金。2020年扩大给40岁以上的生活援助金受惠者。另外,政府也为B40群体提供免费的MySalam Takaful 保险。于2020年,所有年薪少于10万令吉的人士也将享有这MySalam Takaful的保险。

16.国会已将《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交由国会特别委员会进行深入研究,以提呈国会寻求通过。一旦通过及执行,它将有助于提升警队的素质,成为专业、廉政、高效及可信赖的执法单位,同时保护民众,免受警察滥权问题。

17.严厉打击贪污,并调查及提控一些涉及贪污和洗黑钱活动的知名人士,包括纳吉(前首相)、扎希(前副首相)、东姑安南(前部长)、罗斯玛(前首相夫人)、阿都阿兹(国阵国会议员)、邦莫达(国阵国会议员)、依沙沙末(联邦土地发展局前主席)、纳沙鲁丁(伊斯兰党前署理主席)等。

18.所有内阁部长,副部长和国会议员必须强制性申报资产,让所有人民代议士接受公众监察。

19.以实际行动及拨出大笔拨款来维修和提升砂州的残旧学校。2019年初拨出1亿令吉,8月份拨出额外3亿5000万令吉。而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希盟联邦政府再拨出3亿5000万令吉来维修和提升砂州残旧学校。

相比之下,国阵执政55年来产生超过1000所残旧学校。纳吉答应在2018年拨出10亿令吉拨款,但那只是个空头支票,有关拨款并没有发放下来。否则,他在2018年首5个月还是首相时就应已做到了。

20.砂拉越在希盟联邦政府执政下所获得的发展拨款,远多于之前在国阵联邦政府下所获得的。砂拉越在2020年预算案所获得的拨款,是历年来最大的发展拨款数额。

21.卫生部和教育部在财政预算案中获得大马史上最多拨款,表明政府着重于建立国家的未来和人民的健康。同时,政府也史无前例的拨款为所有婴儿提供免费肺炎球菌疫苗(pneumococcal vaccination),可以挽救500至700性命。

22.建议兴建的Trans Borneo Highway,将是婆罗洲完整的大道,将砂拉越最偏远的地区连接沙巴至加里曼丹,即印尼新首都。不仅会让婆罗洲周围的道路系统更为完善,还会为当地超过10万人带来社会经济利益和基本建设发展(2020年财政预算案拨款6亿令吉)。

以上这22项成就或改革并非我们希盟政府在这短短17个月的全部成绩,还有更多我没列出来,而还有更多将陆续有来。

我们被投选出来执政5年。现在只是17个月,还有3年半的时间。我相信随着时间流逝,我们能够兑现更多的诺言,那时反对党就越来越少戏好唱了。

作为联合政府的一员,我们党员必须走出去告诉人民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而不是一直在谈论那些我们还没做到的事情。至于那些还未完成的事情,就让我们身在政府中的领袖继续努力达成。

砂拉越州选

我们将会在1年或1年半后面对砂州选举。这是史上第一次由砂州执政党对抗联邦执政党的选举,选举委员会、军人、警察及联邦部门或机构的公务员将不再受砂政盟(GPS)摆布。

因此,我们必须加倍努力,在即将举行的砂州选举取胜。为此,所有党员必须:
1.团结一致,着重于党的议程,共同前进;
2.与我们的成员党紧密合作,互相扶持与帮助,凝聚力量,让大家在各自强大的选区,变得更加强大;
3.帮助联邦政府部门或机构推行对砂拉越人民有利的计划和活动;
4.以事实和数据,积极反击砂政盟(GPS)网络枪手所蓄意散播的假新闻。对此,我们的党员必须具备及掌握联邦政府所有利民举措的相关知识和资讯。

今次与我们对抗的砂政盟(GPS),犹如一只受伤野兽,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失去联邦政府的机制来帮助他们赢得选举。不过,虽然受伤的野兽或许力量是会稍微弱,但它的反击也会是最为危险及恶毒的。

这恶毒反扑彰显在砂政盟领袖三番四次抹黑希盟联邦政府实行的各项好政策和计划,甚至禁止砂州人民参与联邦政府的活动。联邦政府通过成立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MPKKP)确保联邦拨款可惠及人民,砂政盟不仅试图制止政府的这项举措,其领袖更散布假消息抹黑MPKKP的计划,误导砂拉越人民拒绝此计划。

砂政盟也在积极的煽动区域主义情绪,挑起反联邦政府的情绪。为此,砂政盟不惜拨款上亿令吉做其政治宣传,包括其领袖所发表的许多对联邦政府的仇恨言论。

砂政盟持续不断的抹黑和破坏联邦政府的举动终究对砂拉越人民不利,他们这样做只为了个人的政治利益,不惜牺牲砂州人民权益。

为了广大砂拉越人民的权益,我们必须换掉砂州政府。毕竟,砂政盟的领袖也已执政砂州超过50年了。在他们大肆炫耀砂州具有310亿令吉储备金的当儿,却有许多砂拉越人民依旧贫穷,还有很多乡村地区没有获得发展,我们很多的树木持续被砍伐,很多土地也被占用,只为了让砂政盟的朋党致富。

张健仁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