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食措施反反复复 反映出砂政府无能抗疫

278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今日发文告表示,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针对是否实行堂食反反复复的决定恰恰反映了其在抗疫期间彻彻底底的无能。

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在7月12日宣布砂拉越将于7月14日进入国家复苏计划的第二阶段。同时也表明了砂拉越将在7月14日开放堂食。然而, 7月13日晚上,在各个餐饮业营业者都已经准备后隔天开放堂食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毫无预警下来个U转,表示堂食依然不被允许,原因是砂拉越发现了16宗Delta变种病毒。然而,两天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又宣布可以开放堂食。

砂政盟政府这就连区区一个堂食政策依然可以表现得如此反反复复,已经为餐饮业者带来了巨大的困扰。在抗疫进行1年多后,砂政盟政府难道还没意识到把政策与SOP弄清楚是多么地重要吗?还是砂政盟政府在抗疫1年多后依然没有能力去制定好一套清楚、完善的政策来抗疫吗?这种反反复复的作风无论是对经济,或者是对抗疫,都是致命的,而砂政盟政府无论是把经济搞垮,还是让疫情不断肆虐,都是当之无愧的刽子手。

文告中点出,最令人担忧的是,作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顾问与及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部长的沈桂贤在不久前为了合理化堂食政策的U转,表示到餐饮业此前其实是有发生过感染群,但是有关当局选择了不将其透露出来,甚至还说出自己已经反对了但是没人要听取他的建议。基本上就是为了能够表现出一种事不关己的姿态,他选择了贬低同僚来抬高自己的形象。

沈桂贤这样的说法,已经确确实实地跟大家说政府有向公众隐瞒疫情。在大家都在努力抗疫之际,砂政盟政府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却在跟大家隐瞒着感染群这个极为重要的资讯。那砂政盟政府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今天还有在隐瞒着什么其他的东西?

在砂政盟政府与及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作出如此滔天大罪之际,沈桂贤作为组织里的一份子是难逃其责的。沈桂贤是不能认为在说出自己是反对的过后就可以被赦免的。砂政盟政府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政策一旦被宣布后,这项政策所造成的损失是整个政府或者委员会必须集体承担的。沈桂贤是不能在这些政策失败后把罪过甩锅给其同僚。

况且,令砂拉越人愤怒的不是对堂食政策的U转,而是这个U转发生的时间点。为何要在大家已经准备开放堂食就绪后突然来个U转?或许会说这是为了预防Delta病毒的措施,逼不得已,政府需要更多时间来制定SOP。然而,这个借口只会在一个无能的政府之下被提出来的。任何一个能够理智思考的人,都会发现到砂政盟政府在执行第一阶段并考虑转至第二阶段时就应该要做好全方位的考量,这当中包括预防Delta等变种病毒。堂食政策的U转已经清楚表明砂政盟政府在制定砂拉越进入第二阶段时,完全没有把预防Delta病毒放在考量里。

文告中也强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SOP与政策反反复复的情形了。可悲的是,砂政盟似乎没有意识到政策反反复复的问题。作为一个政府,整个砂政盟必须为他们的无能负责,而不是甩锅给他们的同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