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缺乏一套完善系统 无从应付大数据邮递管理

60

疫情过后,除了一般寄件邮递服务,民众也惯于使用邮递服务选购商品,惟,基于我国无论是大马邮局或私人界的邮递服务公司都没有一套完善系统,一直处于无法应付大数据邮递数量的管理。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应对庞大和邮递数量,以及我国截至目前仍采用最传统的方式去处理邮递服务,民众最终得到了差劲的服务,甚至一封信件可以耗用数个月时间才抵达,更要承担昂贵的运输费。因此他认为,“邮递”顾名思义是让使用者在便、可靠且安全的情况下,无需出门也可购得所需用品,如今,这些便利却还附带诸多挑战,以致民众似乎在大马尤其砂拉越感受不到邮递原本该有的便利。

“邮递服务在近年来不断崛起,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更成为民众因无法出门的邮件往来服务工具,尽管如此,却也开始面对更多层面的挑战,而再加上政府坐视不理的态度,特别是在私人界快递公司面对的困境,这些都直接的给民众们带来了许多困扰。就如我本身日前也接获民众反映,在屡次前往一间邮递公司取货却总是空手离开,最后还无理的被告知公司每日取货是按着配额(quota)处理的。”

他表示,大马邮局为政府的其中一间关联公司,尽管近年来寻求转变,并也在去年换了一位首席执行员,但整体而言差别并不大,包括逐年调涨、停车位不足、以及没有更方便的的取货点等,已经成了民众长期性所面对的问题。

周长佑续称,虽然大马邮局在数个地点设立Poslaju快递柜台,然而,该平台除了只给商家赚取一点的利润外,长远来看,该快递服务局限在只能寄货而无法按临近距离的民重取货,已失去该发挥的更大作用。

此外,私人界邮递服务公司面对的更是多方面的问题,他们在无政府协助的情况下,存在着比大马邮局更严重的问题,即使其管理层虽然尝试改进和给予配合,由于这属于我国整个邮递制度的问题,最终还是无法让民众享有该有的服务,更导致如今许多分行只能将面对权限以外的问题往上层推,遭殃的无庸置疑还是平民百姓。

他相信,我国整个邮递服务的根本问题出在于政府无系统化的被管理,因此,既然大马邮局是属于政府的一部分,再加上私人界所提供的基本邮递服务,那么,政府应尽快召见所有的快递公司并着手处理和改善问题之根本,如有效解决快递服务、提供适当辅助予邮局门市用于回扣补贴的申请、提供燃油折扣予所有快递公司,让所有邮递公司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服务人民,如此不但可直接受惠予民,也能确保建设起邮递资讯里最基本的联系管道。

“在过去数年里,即使邮递服务执照不难申请,但许多也已倒闭收场。如今,执照申请虽已受限制,政府却没有设法解决、协助人民处理上述种种问题,人民唯有缴钱付费却买不到应有的服务。这些原有的问题不会因为执照申请受限而被解决,它只会不断重覆,就算新邮递公司成立,但不久后却又再倒闭的威胁,最终受害的都是平民百姓,试问这种导致民众损失的恶性循环还要重覆多久?”

周长佑强调,砂政府更不应该继续无视的态度,去看待整个邮递服务问题,他补充,行动党已无数次的倡议成立属于砂拉越的邮局,并以多元化的形式,以连接整个砂拉越连贯性的基本服务,而其服务更是成为全马各州及世界各国邮递服务的管道。

他说,在朝向工业国际化发展的砂拉越,稳健的邮递服务是绝对不可缺少和忽视最基本的实体服务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