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式回应PR1MA高昂门牌税课题 南市市长不懂体恤民众疾苦

375

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的特别助理蓝立康对于古晋南市市长黄鸿圣日前以一贯官僚作风回应民达华一马(PRIMA)可负担房屋的高昂门牌税之课题深表遗憾,显示南市没有体恤民众的苦境,且也没有意愿要解决民众的诉求。

蓝立康表示,由于目前民达华PRIMA住户收到南市的昂贵门牌税深表不满,有些单位更可以高达五百多令吉,这比普通屋子的门牌税来得高昂,让住户吃不消,也感到非常不公平。

因此,他呼吁古晋南市市长可以亲自到民达华一马房屋住址,与当地居民进行交流,了解他们的处境,而不是只是坐在办公室,开直播,这种做法根本解决不到民众的问题。

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日前带出民达华PRIMA一马可负担房屋门牌税过于昂贵,非常不合理之课题,并呼吁南市重新检讨以及降低民达华一马(PRIMA)可负担房屋的门牌税额。

针对此课题,蓝立康质问南市市长,民达华一马可负担房屋无论是在价格,以及设施方面都不及私人发展的公寓,为何他们所需缴纳的门牌税需要如此之高昂?为什么南市在计算有关门牌税时是采纳与私人发展的公寓同样的计算方式?为什么没有将民达华PRIMA可负担房屋给予特别考量?为什么南市无法以个别的考量因素来计算PRIMA的门牌税?

“人民之所以购买有关单位,就是因为PRIMA住宅单位的价格是他们所能负担的。PRIMA也有设下限制即五年内不可买卖及不可用于出租,只能够用于自住。南市市长不能够以有个别单位用于出租的理由来收取高额的门牌税。”

蓝立康说,人民已经透过市长所说的“正确管道”致函南市提出质问,但所得到的回复却是南市是以市政府管辖地区内类似的公寓单位,面积为基准,以同样的计算方式来计算民达华一马可负担房屋的门牌税。试问这种回应能否解决到这个高额门牌税的问题?

“人民针对门牌税事宜向有关当局作出反应,也向行动党反映,是为了要让这问题得到关注与解决,对于砂盟的领袖包括南市市长诬赖说民主行动党把这个PRIMA门牌税课题带出来是在政治化,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因此,他促请南市以及砂房屋部能够正视此问题,并为民达华一马可负担房屋PRIMA 门牌税重新做出检讨,减低目前的收费额,让住户能够负担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