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整个巴都吉当路段并非唯一途径 江峰年不苟同罗克强说法

139

针对罗克强认为关闭 峇都吉当的一个路段是强制封锁Kampung Bumbok的唯一方法,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对此表示不敢苟同。

他说,像古晋周边的任何甘榜一样,Kampung Bumbuk确实有很多通道。然而,罗克强却轻易地回避了为什么当局不能只设置这些特定入口点的封锁而需要关闭 峇都吉当路的一大部分分的问题。

“最近 Kampung Tabuan Abdul Drahman(俗称 Kampung Tabuan Foochow)也传出了感染群,而该地区共有 8 条道路可供出入上述甘榜。当局所做的是安排警察、军队或人民自愿队在上述8个出入进行封锁而已。”

同样在 Kampung Bintawa Tengah,也有多个出入口。但是,在 2021 年 3 月 16 日至 2021 年 3 月 30 日期间沿着敦沙拉胡丁大桥行驶的人也将作证,都只是派驻人员封锁相关出入口以强制对该地区实施全面封锁。

他强调,峇都吉当州议员罗克 不应否认,不同的做法,同时也可以产生相同的效果。所以这里的问题是为什么 Kampung Bumbok 没有这样做?任何了解道路使用者困境且具有理性的人都会想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