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 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700

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对国会修宪恢复砂沙地位的看法与立场:

我很少写这么长的文章表达我任何政治的立场,因为我知道长文不会吸引人,但是这是一篇长文我希望你可以耐心读完。

当我看到许多的评语针对希盟,并且把希盟政府说成是出卖砂朥越,或没有诚意,或欺骗砂拉越人,或被喻为设陷阱,我感到非常伤心。

如果说希盟政府执政以来,没有诚意让沙巴和砂朥越有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地位,归还沙巴和砂拉越原本的权利的话,希盟政府其实可以像前朝国阵政府那样,静静不做声,对任何的沙巴砂拉越的权利,不采取任何动作,也可以把事情掩盖。

恢复地位  平等谈判

但是为什么希盟政府今天首先先设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就是”MA63″来探讨归还沙巴和砂拉越的权利,甚至到昨天还特别在国会提呈了修宪,把原本1976年修改贬低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恢复1963年最早的时候马来西亚第一次的宪法地位;这种种所做的就很明显的显示了,希盟政府其实是有诚意,并且有毅力,来使沙巴和砂拉越越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时候那种地位和权力。

我会说感到非常伤心是因为,希盟政府所有的这些行动都是跨出一大步。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做,也可以不需要理会,像前朝国阵政府一样,让这个事情安静的过。可是希盟政府却愿意挑起这个责任,重视这个事情,也正视了历史,把历史还原。这一步是艰难的步,做好的话GPS已经在预备要抢功劳,做不好他们也已经预备要扭转事实,把我们标榜成为恶魔。

名正言顺  利于谈判

这次的修宪是一个开启的一道门,奠定这个沙巴和砂拉越的谈判地位,是为了让沙巴和砂拉越先回到原本的根基和地位,再回到谈判桌上,谈每一项的主权。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先修宪,因为我们已经成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任何的MA63的课题,在谈判桌上谈就好了。那为什么要修宪呢?修宪的意义在于,希盟政府是要让让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半岛从新回到原本的地位,然后再坐在谈判桌上。当你名正言就顺了,谈判的筹码就不同了,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都知道在与人谈判的现实上,基本上如果自己是处在优势的地位,你可以是用优势的地位来跟对方讨更多的东西。没有人先降低自己并提高别人,才跟对方谈判。但是在”MA63″谈判桌上,希盟政府却愿意让马来亚半岛和沙巴砂朥越处在平等的地位去谈判。这个其实是开启很大的一个门,也将让谈判的结果出现不同的结果。

我们来看1963年原本的马来西亚宪法,马来西亚联邦是由三组成员组成:第一组就是马来半岛的十一个州,第二组就是婆罗州的两个州,第三组是新加坡州。虽然在这个原本的宪法称为”state”,华语说成州,马来文称”negeri”,其实“State”意义更加广大,因为它可以是一个州,也可能代表一个区域,或者一个邦,是可以通用的。

1963年原本的联邦宪法,把联邦的成员分成三组,如果去除新加坡,马来西亚联邦就是原本的两个组的成员组成,那就是马来亚半岛的11个州属,和沙巴砂拉越。我们现在的修宪,就是把1976年修宪造成的13州,变成原本的两组成员。那个意义不是所谓的11+2, 而是把13变成2。

这是一个就是没谈判就可以直接进行修宪的条款,因为希盟政府要马来西亚联邦的成员,先厘清好各自的地位,以奠定谈判的基础。希盟政府认为还原地位是不需要谈判,因为这1976年的修宪,是很明显剥削了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只要把1963年的宪法恢复过来,这地位就直接了当可以恢复。

所以这次的修宪完全的体现原本1963年最初期的马来西亚宪法,因此这个修宪是要回到最根本。我很纳闷的一点就是,一路来鼓吹回归MA63,是人聨党,土保党及砂盟的其他政党,甚至人聨党黄色衣服都着”MA63″,到处宣传。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今天回归MA63,人聨党又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和批评?

修宪是为了还原地位以 可以更好的重新探讨MA63

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及之后所草拟的马来西亚的联邦宪法是由当时候建国的先贤先圣所谈判,如果回归到MA63不是我们所要的,那还是可以在谈判桌上谈判,要求比MA63更多的东西。因为合约一旦同意了,如果要修改合约内容,比之前所同意的要更多,那是要重新谈判的。今天修宪不是基于重新谈判的结果,而是还原1963的宪法。因此今天不能够直接修宪到那些不是MA63所同意的条款,除非MA63重新被讨论及谈判(renegotiate MA63)。要Renegotiate MA63,沙巴砂拉越是必须要先还原原本的地位,才对谈判有利,就是从原本的13州之一,变成两组成员之一。

因此,市面上有心人鼓吹许多的诉求,不是MA63的原本所同意的,那是不能直接修宪的,因为还没有谈判达到共识。修宪是为了先提升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增加谈判的筹码,来谈重新谈判MA63。

GPS一路来就是要回归MA63 现在却宁愿要砂成为13州之一

因此,我不明白的是人联党和土保党一路来说回归”MA63″,但是他们现在却不愿意回到”MA63″的这个根基,反而还宁愿让砂拉越委屈成为1976年修宪后的那种贬低成为十三州之一,而不是两组成员的其中一组。肯定1963年的原本宪法赋予沙巴砂拉越的地位,比现在1976年修宪过后的地位还要好。但是巫统和GPS宁愿不要。回到原本的1963年的宪法把我们成为两组的其中一组成员,是能够赋予我们不同的谈判身份,我们可以有更好和更高的谈判地位。

连修宪一读都要反对 这是连修宪的机会都要否决

还有,在国会的程序上每一个法案都要经历一读,二读和三读。一读是把整个目录内容介绍出来,二读基本上就是在进行辩论,如果有任何修改,在第三读的时候可以进行修改,然后才通过。任何的修改宪法,都需要国会三分二。以目前这样的情势,希盟政府没有三分二,肯定如果没有砂盟或者其他沙巴的国会议员支持,这一个修宪是不会通过。

因此我很纳闷的一点是,前天只是一读而已。基本上就是一个修宪的开始,为什么砂盟和国阵的国会议员连一读都要反对。如果他们对任何的条款不满,其实可以在二读的时候提出他们所有修改法案的任何条款。他们可以提议修改任何条款,就修改到三分二的国会议员都认同才会通过。现在是他们连一读都要反对,这个就是很明显的显示出他们不是不同意修宪的内容,而是拒绝修宪的机会。

这次的修宪比1976年的修宪 给沙巴砂拉越更好的地位

甚至我非常遗憾的是人联党的领袖还不断的误导这个修宪是比1976年的修宪过后还要更加糟糕。其实他们应该先认错在1976年的修宪导致沙巴和砂朥越被贬低成为砂朥越州十三州之一, 导致我们现在才需要去处理这个所留下来的垃圾。但是当我们有诚意处理这些所留下来的垃圾,他们却把这个东西变成政治阴谋。

如果认为现在比修宪后更好 那希盟也算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如果沙巴和砂朥越人民认为这个修宪回到原本的”MA63″的修宪是不好的,甚至是比1976更差的,我觉得就让这个修宪不会通过,让沙巴和砂朥越继续利用十三个州之一去到”MA63″的谈判。我觉得希盟政府做的也就足够了,我们对得起历史,我们相信历史会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黄庆伟

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