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围墙不如落实智能墙 陈国彬吁政府投资开发本土高科技

593

砂行动党前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建一个长城又是一个大浪费。在加里曼丹的整个1032公里边界健个城墙需要有多厚和多需时多久长?一般的的网状篱笆无济于事,更不用说建造隔离墙的后勤噩梦和我们传达给印尼的政治信息。随着印尼迁都至加里曼丹,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以期望成为婆罗洲地区经济强国。

“砂拉越不再需要动用数十亿令吉的吹水计划,反而需要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来构建我们的经济系统,使其成为外国投资(FDI)和国内投资(DDI)的首选地。这才是实现砂拉越成为高收入州的关键。”

他说,时至今日回归现实,砂拉越许多企业正因新冠疫情而倒闭。即使是中产阶家庭,如今也很难确保三餐温饱。解决砂拉越人目前的需求才是最迫切的。疫情不断变异,变得越来越难控制,它们未来几个月甚至全年都可能与人类共存着。

旅游业是砂拉越生产总值的最大贡献者之一,2019年产生了115.7亿令吉的旅游收入,占全州生产总值的8.72% 。115.7亿令吉对于280万人口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根据马来西亚经济型酒店协会砂拉越分会的说法,砂拉越有百多家酒店已倒闭或处于倒闭之中。

如果砂拉越政府仍在认真建设詹玛欣的“伟大的长城”,何不考虑砂拉越现有的条件,并将其完善提升。这些提升工程是可立即执行落实到地方去的,例如:

1)通过物联网(IoT)在各机构之间进行有效的信息共享。

移民厅和警察局等执法机构应能够交叉共享数据,以使他们能够对任何跨境犯罪者采取行动。在边境,移民部门应该能够在警察接到报案后立即对试图潜逃的人限制出境。因为信息缺失,或部门没法互通有无,经常发生的是有人在越过边境检查站后未被逮捕。稍作些技术调整,我们将能够掌握这些信息并立即采取对应的行动以带来显着的改变。

2)加强诚信单位的管理,以取得重大监督成效。

目前,存在的“ 老鼠路”并非是砂拉越的主要问题。主要问题还是被委托在边界执法工作的行动部队(GOF)成员之间存在违规行为,甚至涉及到官员和组员之间滥权事件。据报道,一名GOF组员因涉嫌试图通过离古晋约70公里的打马庚边境协助三名外籍人士入境砂拉越而被捕。最近民众已经充分了解到“ 闭路电视”在关键时刻起不了作用,这让那些在值班时严重滥权或疏于职守的事件常有发生就见怪不怪了。

他称,即便想一劳永逸地解决这问题,但1032公里长的边界健“长城”的想法是一项极其昂贵且疯狂的。

砂拉越应该研究些符合21世纪要求的解决方案,以下是一些现成且经过证实可行的方案:

1)建设“智能墙”

智能墙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边界监视器,上面应用最新的电子传感器和人工智能(AI)。可以结合最新的地理围栏和无人机技术。与其建筑隔离墙,何不将资金花在科技技术上,同等价位的建设费,可满足更高要求的智能墙,更符合经济效应。从时间建设考量上,智能墙更是可迅速成型。边界的每一公里都是独立且具备不同等级的安全性。某些地方可能需要无人机的协助外加要使用“微型跟踪雷达”技术。这是一个已经成熟的技术,已在先进国取得落实。借助这些技术,砂拉越将能够不断成长并达成稳守边境,确保保卫边界的任务取得成功。可以肯定的是,建立“看不见的智能墙”比建设长城可免去更多的争议。

2)多种智能(Multi-INT)命令,控制,通信,计算机,智能,监视和侦察(C4ISR)解决方案。

这是现代的“手术室”,将所有可用的情报数据显示为简化的,易于理解的视觉显示,使砂拉越的边境执法部队能够迅速,准确地执行任务。通过将跨机构的可用智能数据融合到用户友好的可视化演示中,从而可以一目了然地了解“地面情况”,从而实现了“协同作用”。它为地面指挥官提供了可行的情报。

目前,在砂拉越这种智能或“大数据”尚无法在各个机构之间共享。这将取代人工分析,让数据的汇集由AI接管流程,并将其处理相关信息整合到人工管理的解决方案中。

“这和民众在007电影中看到的指挥与控制(C&C)室一样,所看到的大部分技术和概念已经在这里。”

与花费数十亿令吉建立14世纪时期的边界围墙,陈国彬建议政府投资本土的科技公司在“智能墙”上提供解决方案。 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不但本地科技公司提供了走向全球所需的平台,同时保留了砂拉越的高科技技能。

“ 此举不仅为国家留住了人才。马来西亚人不必离乡背井就能发挥所长时,将会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