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斋节庆后落实两周网课 周长佑质疑为何不马上落实

617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我国教育部宣布的开斋节后才开始实行两周网课的“病毒逻辑”,真叫人失望。

“如诸多民众向教育部提出置疑,为何不马上落实网课,难道病毒会在这段时间都躲起来了?”

他强调,我国疫情情况严峻已是铁一般的事实,教育部应把焦点集中在如何协助师生家长强化网课的需要,让网课更接近于实体。政府也应该为老师发特别津贴,购买教材和网络数据的费用,确保学生更加融入上网课的学习环境,直至我国疫情全面受控为止。

周长佑指出,我国每日平均确诊病例超过2000宗,学校也频传确诊事件。然而教育部却还抱有实体课的想法,国人也感到厌倦。

透过报章得知,教育部称“有确诊病例学校须关闭至少两天”,惟,当局有必要简化相关申请程序,让有必要关闭消毒的学校在申请过程省时省力,程序简易而且速批,而教育部扮演的角色是协助校方共同抗疫,而不是把繁杂手续和责任推塘给校方。

“教育部似乎已混淆了焦点,师生家长所担心的是眼前居高不下的确诊病例,而在国外如澳洲过往的作答是连续数周‘零’确诊后,才允许师生们回到学校上课。”

他遗憾表示,冠病疫情席卷全球,而我国政府的抗疫结果却落在疫情久未受控的局面。

此外,他重申,在过去数月来,许多在野党领袖一再要求国盟政府交代,由财政部长于去年11月份发表提供予我国B40家庭15万台的手提电脑,如今已迈入4月的尾声,仍不见下文。上述种种问题不止反映出财政部的失职,教育部也一直无法果断的解决实体课和网课问题,全面遏制病毒在校园扩散。

“许多家庭面对严重的经济困境,他们苦苦等待政府承诺的手提电脑供应、以及网络辅助等。如果政府没有设法解决这些问题,学生在疫情下的学习进度只会有更大的影响,这也难怪近期社交媒体上出现 #失败政府(#KerajaanGagal)之类的标签。”

相同的,砂拉越的教育环境亦是面对如此窘境,当师生家长们试着适应网课时,教育部另一头又开始出现变动,以致问题一再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