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仁:良性竞争利多于弊 政府不会重新检讨已批白糖进口准证

331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针对“MSM控股”和“CSR有限公司”要求撤回砂拉越食品加工厂白糖进口准证的文告:

针对本地2家糖厂昨日的文告,我在此说明,政府不会重新检讨之前的决定,为砂拉越食品加工厂发出白糖进口准证。相对的,我们相信白糖业者面对的一点竞争对于国家、商业界和消费者是利多于弊。

该2家糖厂“MSM控股”和“CSR有限公司”一直对马来西亚国内市场的白糖销售和供应拥有垄断控制权,这是国阵政府的另一个不良遗产。

然而,希盟政府的政策和方针是鼓励更多竞争,降低经商成本及提高各领域的效率。而在全球化的市场中,任何国家都无法永久性实行保护政策。这种保护政策将会造成低效率,让民众被迫承担不必要的成本。

国际原糖(raw sugar)的价格,自2017年2月为每公斤0.45美元,已下滑超过35%。自2018年2月至今,国际原糖价格都是处于每公斤低于0.30美元。MSM在其年度报告中指出,原糖佔精制糖(refined sugar)生产成本的88%。

尽管生产成本已大幅度下降超过1年,我国这两家糖厂却没有将相应的节省,传给本地的食品加工业者。尤其是砂拉越的食品加工厂,鉴于购买量较少,没有讨价还价的实力,他们无法对这2家糖厂进行议价。

随着砂拉越食品加工厂获准从外国直接进口白糖,将为业者带来大量节省,并降低他们的营运成本。

据查悉,获得白糖进口准证的其中一家食品加工厂刚与泰国最大型的糖厂签约,其白糖价格约为每吨400美元(马币1700令吉)(包含运费)。之前,这家食品加工厂是以每吨2700令吉的价格向本地这两家其中一家糖厂购买白糖。有了白糖进口准证,有关食品加工厂每吨白糖省下1千令吉,而每年他们需要高达300吨白糖。

有鉴于此,我想向本地2家糖厂提出的问题是:

如果泰国糖厂能够以每吨1700令吉(包含运费)的价格出售白糖,为什么本地糖厂的售价却是每吨2700令吉?

价格稳定功能的额外利润?

根据这两家糖厂昨日的文告所指,本地糖厂以高价出售白糖的理由之一是,当国际糖价上升,他们必须吸纳价格波动以维持供应。因此当国际糖价下跌时,他们有权取得额外的利润。

这理由是不成立的。

目前,国际原糖价格为每公斤0.28美元。过去5年国际原糖价格如下:

年份 *原糖价格(美元 / 公斤)
2014 *0.37
2015 *0.29
2016 *0.39
2017 *0.35
2018 *0.27
(资料来自IndexMundi)

当国际原糖价格每公斤0.40美元时,糖厂的合理价格不应该超过每公斤2.20令吉。尽管过去5年来,原糖平均价格皆低于每公斤0.40美元,本地糖厂却一直以高出该价格售卖白糖。

需维持2-3个月库存,因而需有额外利润?

糖厂给予的另一个理由是,他们有义务为了粮食安全维持库存,并且每年需要花费700万至2000万令吉来维持库存。

马来西亚每年消耗150万吨白糖,这2家糖厂的白糖销售年收入则超过30亿令吉。700万至2000万令吉还不到该收入的1%。

但是,当外国糖厂可以以每吨1700令吉的售价卖白糖而还有利可图,国内糖厂却以每吨2700令吉的价格卖白糖。这是每吨1000令吉的额外收入。若外国糖厂每吨1700令吉价格的利润是100令吉,那本地两家糖厂的利润相比岂非多出1000%。

因为必须花费那700万至2000万令吉的库存开支而必须赚取如此高的额外利润,这是极度不合理的。

外国糖厂没有清真认证?

MSM和CSR也对进口白糖可能没有“清真”认证表示担忧。

泰国很多糖厂拥有合法及受承认的“清真”认证,马来西亚也有共同协定,承认泰国有关当局颁发的“清真”认证。

作为总结,我奉劝2家本地糖厂提高它们的运作效率,为马来西亚食品加工业及其他商业提供更便宜及公道的白糖价格。

至于这两家糖厂公司昨日的文告中所指出的,可能因为政府允许食品加工厂进口部份白糖的政策而被逼关闭一些面对亏损的糖厂,对此,贸消部可以协助这两家公司寻找一些投资者接管有关工厂,并协助向有关当局申请新的炼糖厂执照。 这也可提升本地炼糖业的竞争,惠及其他有关行业。

14-6-2019
张健仁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