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虚者把无根据罪名强加给行动党 刘强燕:脱马提问无关背叛

1879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首相有关砂州脱马的谈话,引来人联党网络抢手及与伪民运挂钩的政党谩骂丶污蔑,且毫无根据的指控,并将罪名往行动党身上推,这是极可笑与幼稚的行为,证明了他们在这项课题上的“心虚”,惟恐真相及背後的目的被戮破。

她说,这仅是在国会中的其中一个提问,且之前也曾提过,目的是要让砂拉越人知晓现有的法律,以及参与争取砂拉越脱马的人士,他们的行动究竟会否抵触法令,这与背叛砂拉越完全扯不上关系!

“人联党网络枪手与伪民运过敏的反应,唯一的理由是砂独的真相被戮破,无法再替背後的主子及所谓的本土政党,利用这个课题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因此恼羞成怒,希望透过乱按罪名的手段,榨取残余的政治利益。”

她有理由相信,这批有心人士的做法还存有其他政治目的,例如制造更大的舆论及政治压力,迫使反贪局无暇调查砂拉越的“贪污大鳄”,藉此保护他们的主子。

“这些人士无论大小事都刻意针对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甚至将卖砂的罪名按在火箭身上,他们的目的众人皆知,就是替所谓的本土政党在来届州选举中,捞取更多的政治筹码。”

“有关人士口口声声,重覆咒骂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卖砂,这是最幼稚的政治谎言与污蔑。希盟政府至今才执政1年余的时间就把卖砂的罪名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强加在行动党的身上,这举动其实是想要让人民忘记砂拉越其实从1970年开始就由砂国阵/GPS联手巫统剥削至今。

砂国阵联合前朝政府出卖砂拉越权益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这些人联党网路枪手和伪民运等为什麽却与他们为伍?这是“此地无疑三百两”的最佳写照,所谓的砂州脱马与相关组织等都是“伪民运”,仅是所谓本土政党的“马前卒”而已。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首相马哈迪从未说过要逮捕涉及争取砂州脱马的人士,而是不要国家安宁遭受暴力破坏。只要不踩过国家安宁的底线,煽动法令根本就不会用在他们的身上。

“砂拉越曾经遭受北加里曼丹武装份子的动乱,导致民不聊生,农村经济破产,许多乡区人民被迫离乡背井,相信老一辈的长者对这种情况仍然印象犹深,都希望和平丶安宁的生活不会被破坏。”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任何政党及个人,都应以早期砂拉越不安的局面为鉴,在争取人民支持的同时,须以情丶理丶法为根据,而非将人民当成是工具,来满足自己的政治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