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稽查司报告揭露 3189万的音乐喷泉工程是由AutoPower有限公司建议给砂政府的计划 GPS绕过砂州财政预算闪电式批准工程

3334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揭露,建造古晋音乐喷泉工程是从一间私人公司,即AutoPower有限公司建议给砂州政府的工程计划。此计划从来没有出现在州财政预算,而是通过“闪电式”被批准。建造此音乐喷泉工程的实际价格为3189万令吉。

仅用36天迅速批准音乐喷泉项目

她说,这个项目是在2018年2月27日被提出来,在短短的1个月后,即2018年3月29日得到批准。也就是在这短短的36天,这个工程项目被提呈,评估以及被颁布给所负责的公司。可见这个速度是如此之快。

杨薇讳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根据2018年总稽查司的第二系列报告中,已经臭名昭彰的音乐喷泉详情已经一一给予暴露出来。所以之前她所提出的质疑已经获得证实。

她称,在2018年11月以及2019年5月召开的州议会,她已提出关于古晋河滨公园耗资3100万令吉的音乐喷泉课题,但是,由砂政盟政府至今不敢全面公布有关工程的详情。

AutoPower毫无建造水景与音乐喷泉相关经验

在人民的印象中,AutoPower会得到如此特别的待遇,是因为该公司或许是因为AutoPower是设计与建造音乐喷泉的专家。但是,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根据总稽查司报告(第15页),该公司根本没有建造水景与音乐喷泉的相关经验。在一个完全没有设计与建造音乐喷泉的经验下,却能得到耗资3189万令吉的工程,并再将有关工程转手承包给两间公司负责,分别是Tradimas (Sarawak) Sdn. Bhd. 和Jumsar (Sarawak) Sdn. Bhd.

她质问,为什么州政府会接受一个没有相关经验的公司所提出的建议?州政府不单只接受一个没有相关经验的公司所提出的建议,还批准让AutoPower有限公司通过负责整体上的设计与建造工程。

众所周知,当一间承包商有能力提出设计与建设工程计划,意味着他们是拥有相关领域专业经验。但,设计与建造此音乐喷泉的AutoPower有限公司并非如此。

该工程的承包商,即AutoPower有限公司,已得到州政府通过北市先付出第一及第二期的工程款项,即工程总额的44%,或相等于1412万令吉。

最让人失望的是,该公司虽然得到州政府的特别优待,但是,他们却没有程遵守合约工程条文。也就是无法提呈工程顾问公司所认证的监督报告以及工程进展报告。在总稽查司提问时,古晋北市声称监督报告和每月进展报告是相同的,但是却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接受没有被项目顾问所认证的报告。

“北市身为工程总监理应要看管好人民的利益与金钱,但为何北市却如此宽容对待对AutoPower有限公司,允许有关公司可以草率去建造此音乐喷泉。”

杨薇讳继续说,由于砂拉越河的河水含有盐度,因此,音乐喷泉的工程必须采用防锈设备与器材。但是承包商所采用的所谓“防锈”设备与器材没有获得建造商的保证说明有关设备与器材是真正属于防锈的。

竣工四个月 设备与器材已生锈

在音乐喷泉竣工后的第四个月,也就是2019年1月5号,在稽查司实地审查下,发现音乐喷泉的部分设备与器材已经生锈。

AutoPower有限公司不但没有重新更换相关生锈的器材与设备,反而只做表面粉刷工作来取代之。

“让人惊讶的是,北市身为工程总监似乎并不介意承包商的这种“豆腐渣”的举动,也不在意该音乐喷泉的器材与设备再次会生锈。”

杨薇讳质问,如果在2年后的承包商的承担的缺陷责任期结束后,谁该为生锈的设备与器材问题做出负责?难道人民又要基于北市没有服从标准操守程序监督有关工程所造成的失责而做出买单,包括器材与设备的生锈所引起的高昂保养费?为什么州政府能够允许该工程如此匆忙的被执行?

总稽查司的报告也揭露很多承包商不符合建造与设计图的建设。

杨薇讳进一步强调,这些建设的问题是在总稽查在2019年1月进行审查时,才被揭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为何承包商能够在2018年10月获得实际结业证书 (CPC)?

这是否意味着,如果总稽查司没有进行检查,并确保补救工作有被进行,那么AutoPower是不是就无需对此问题负起责任?

砂州政府应将之列入黑名单

这已严重的涉及到诚信与廉正问题。因此,她呼吁州政府将此工程的承包商以及顾问公司列入黑名单。

与此同时,她也呼吁反贪污委员会对这次的工程展开透彻调查,因为有关工程从当初被提呈至获得实际结业证书就存有高度的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