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航空公司涉足商业领域非首要任务 陈国彬:政府应先搞好经济环境

158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政府与其设立新的航空公司,更应专注于协助企业的成长和创造有利与繁荣的环境。

“成立公司涉足商业领域并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政府反而需要确保公务员能够无缝且有效地发挥他们的角色,而不会成为其中的绊脚石,尤其是在现金处于经济复苏时期,给企业带来困难。他说,这是迫切需要加紧努力的,当这些关键要素得到解决时,包括本地和外国航空公司都将涌入,从而提供战略性的连接。

“在疫情爆发之前,外国航空公司减少航班的主因是因为本地的旅游业和配套基础设施缺乏吸引力。”

他举例称,即使在首府古晋周遭也缺乏便利的公共交通。如果不是电召车行业横空出世,那么情况将会更糟。

“就看看我们的邻国新加坡,我们就能理解妥善治理的重要性。即便在疫情之下,新加坡的经济在 2021 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长 7.1%,GDP 预计约为 7%。甚至他们的黄金储备相应增加了 20%。”

谁会在这高风险的大计划中受益?陈国彬直言,既然使用纳税人的钱,州政府如何才能确保所有砂拉越人民从中得到最大的利益,而不是将利益输向特殊利益集团或那些关系密切的人又或让贪腐分子从中受益?

他继称,航空业是一个非常需要规范化且专业密集型的行业。低票价模式需要复杂的商业模式,不仅需要经济规模,还需要运营可扩展性。根据一些廉价航空公司的CASK 或航空业单位成本,通常称为航空业ASK单位成本(可使用座位-公里)报道,即使在疫情大爆发之前,许多廉价航空公司不是赚得很少就是以亏损为经营模式,即便乘客载客率高达 75%-82%。航空公司从提供货运空间、售卖飞机模型标本、饮食等周边产品的辅助收入中获得盈利的情况并不少见。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通过利用与制造商的大量积压订单,先售后租以脱销手中的飞机。

“马航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充分说明国营航空公司如何迅速陷入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的负债,需要大量使用纳税人的钱来纾困,而只有通过以天价提供服务的“关联”公司才能让航空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陈国彬补充,即使是每年有近 2 亿机票补贴的 MAS Wing,也无法与其他廉价空公司提供的机票相比。

砂政府需要时时刻刻记住,政府本身的任何补贴或救助都是来自纳税人。鉴此,他认为,砂拉越人当然无需花更多的血汗钱来让参与砂拉越自组航空这项潜在业务的人发财。

“在新的精品航空公司起飞之前,州政府也需要对犀鸟航空的航线运营以及将纳税人的钱花在公司上的方式负责和保持透明。”

陈国彬强调,州政府多次在州议会里拒绝回应反对党议员犀鸟航空的问题。 假设州政府可以剥夺砂拉越人对州政府如何将钱花在国有航空公司上的权利。那么砂拉越人能在多大程度上信任他们,让他们来经营一家精品航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