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希盟获政治信用 GPS不让修宪通过

624

砂希望联盟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表示,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这是恢复砂沙位以便展开进一步的谈判,可是如今却被自己人阻扰,这明显是砂政盟为了个人自私的政治目的,不要让法案通过,避免同等地位恢复,以致可以继续挥霍现存的政治资本,担心希盟获得政治信用,可是却以伤透砂200多万人的心作为代价。

林思健说,这是首长阿邦佐哈里所领导的砂政盟所作出一大糊涂的决定,实际上他原本手握王牌,他可以强打就是因为砂政盟大力支持,修宪得以成功,他却选择缺乏政治智慧、不成熟与狭隘的决定导致修宪流产。

“这是希盟在执政不到一年来,修宪是对砂沙自主权提出最为明确及重要的恢复地位,我以一间公司作为比喻,当然必须拥有同样的地位才能够争取公司的福利、花红与权益等。”

林思健是在砂行动党主办的“修宪怎么了?”的咖啡店论坛上也分析整个修宪在我国国会体制下的程序,他解释,一个法岸案必须首先在国会下议院由相关部长提呈进行一读,进行二读时,再由提呈的部长说明法案的来龙去脉,用意,甚至所涉及的开销。

“在二读期间就公开给所有下议院的国会议员辩论,他们可以针对法案当中可能存在的问题提出增删的建议。辩论后议长会让在场的国会议员进行表决。若没有涉及宪法的法案就不须3分2的多数支持,这次恢复东马的地位涉及宪法因此须要有3分2,第三读就是宣布这个法案三读通过。”

他指出,中央政府在4月4日提承并一读时,引起各方的激励反弹,这包括来自希盟内部的不同意见,但是在短短的5天内,希盟政府证明其愿意聆听、诚意及开明的态度,并针对有关字眼进行修改,这版本就是恢复1976年砂沙被降格为州之前“原汁原味”,也就是1963年大马协议的原文法案。

“在4月9日法案在辩论后被驳回,许多东马人的期望最终是落空,令人很失望及遗憾的是这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法案是遭到砂拉越的自家人,就是砂政盟的19名国会议员弃权,等于反对这个良好的时机,让东西马恢复平等地位。”

身为砂希盟唯一上议员的他说,这法案间接的导致法案无法在上议院见光,若是这法案通过,在本月22日至5月9日召开的上议院会议,同样会进行三读及辩论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