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鳄鱼告示走进公园 当局应正视越来越靠近住宅区的鳄鱼患

407

民都鲁省的鳄鱼越来越逼近民众,“鳄鱼出没”的次数严重到就快要潜入住宅区,如今连公园也树立着“提防鳄鱼”的告示牌。

砂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年来,鳄鱼出没的情况严重,并且已威胁到民众的安逸生活,这种情况也像是鳄鱼的繁殖明显已不受控制。

“除了数天前在Samalaju男子遭鳄鱼攻击落水失踪事件,我们很为其家属感到悲哀。而长期来,不论在民都鲁市集、河滨走廊一带公园、Tanjong Batu海边等都不时有民众拍到有鳄鱼出没,甚至是发现约10尺长巨型鳄鱼的“身影”,虽然很多时候都还没有伤及人类,但政府不应该等最担心的问题发生了才来处理,有关当局必须即刻重视它。”

他在数天前接获民众反映,位于基都隆ABF住宅附近的千禧公园近日树立着“提防鳄鱼”告示牌,叫民众担忧的是,原本提供休闲和亲子乐的公园突然变成了堤防鳄鱼的场所,这是极为不正常的现像。

周长佑表示,“提防鳄鱼”告示牌在民都鲁其实不再稀奇,鳄鱼也不时在民都鲁河边和海边处处可见,现在叫我们惊叹的是,鳄鱼的繁殖力和出没地带是否已成了常态?若是,难道处理方式是鳄鱼一直不断扩散,而民众却是一直要后退,包括公众场所如公园、小孩和家庭的游乐场所,我们都要将被逼减少和拒绝去,才能避免意外的发生。

“试问届时再有夺命的意外发生又是谁负责?还是政府一如既往把它归类成“不幸事件”就不了了之。”

周长佑续称,砂拉越地广人稀,若砂政府及时处理,那么这些问题都不复存在,但为何总等到威胁一再逼近、甚至更多生命被夺去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此外,就如我党前州议员周政新之前在砂州立法议会就曾提出该问题在民都鲁的严重性,并且呼吁政府重视问题的延伸并给予解决方案。

他说,当鳄鱼快速繁殖时,政府该做的不能是张贴告示而已,而是高效采取行动制止问题。

“早期游客到访民都鲁,我们都邀请他们去Taman Tumbina参观鳄鱼,失望的是现在未必了,因为我们随时可在市区旁的河边、海边就有鳄鱼出没等着。”

周长佑呼吁政府认真看待此事,若鳄鱼在市区都已经是如此在扩散,更不用说在砂境内郊区河流及各城镇的情况,当局切勿一拖再拖,因为解决问题是政府的最大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