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拨款排挤在野党 张健仁:等同剥削人民应享福利

934

砂民主行动党绝对愿意和砂政盟政府齐心协力对抗疫情及协助贫困家庭度过行管令的艰难时期。在过去几个星期,我们接获不计其数的求助电话。同时,我们也已经派送粮食援助给超过4500个家庭,这些干粮食品主要是由我们自掏腰包购买,还有来自商家及民众的慷慨捐赠及捐款。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面对资金不足的问题。

因此,由于缺乏资金,我们想要帮助人民的期望亦有所限制。

如果砂州政府可以公平允许我们使用拨给每个州选区的20万令吉援助拨款,我们将能够帮助到更多迫切需要粮食援助的家庭。

因此,砂州政府排挤在野党议员不允许在野党议员使用这20万令吉粮食援助拨款,并不只是针对反对党议员,实际上是剥夺人民理应享有的福利,尤其是欺压那些在行管令期间急需粮食援助的人民。

作为部长,沈桂贤必须对砂州政府如何使用公帑向公众作出交待。我们对粮食援助拨款如何运用作出提问并无不妥,尤其是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发出的公文中,清楚阐明沈桂贤不仅负责其石角州选区的拨款,也一并负责浮罗岸、朋岭、巴都林当及哥打圣淘沙选区的拨款。

因此,对于这些拨款如何使用的提问,包括每个选区有多少个家庭获得粮食援助?他们是谁?每个家庭获得多少钱的粮食援助?为什么反对党议员不能够管理有关拨款?这些都是有正确思想的人民会提出的合理问题。

如果一个人不能接受提问,也不要对他所负责的政府拨款给予人民清楚交代,那他应该重新考虑是否还可继续担任公职。

如果这些资金是来自自己的收入或遗产,他大可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来花费。 但是一旦涉及公帑,那么面对人民的问责便是一个基本条件。

以采取法律行动作为威胁并不能阻止民众继续提问有关公帑如何使用的合理问题。而我们也将以法律抗辩来对抗任何试图通过法律行动来制止民众作出批评及拒绝问责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