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懂财案胡言乱语 陈国彬调侃沈桂贤自暴其短尽显无知

630

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教秘书陈国彬促请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勿胡言乱语,暴露其对2020财政预算案的无知。

陈国彬发文告指出,沈桂贤昨日向媒体表态2020年财政预算是“以马来亚为中心”的预算案,但事实上相较于过去国阵时代,东马此次享获的发展拨款是近年来最大额的拨款,尤其是砂州更获得44亿令吉拨款,占了全国各州发展拨款的14.8%,这也是砂州在国阵时代从未获得如此高的拨款比例。

他解释,2020财政预算案比起任何一个纳吉的预算案,是拨款给砂州最多的发展拨款。过去沈桂贤赞许纳吉给砂州比较少的预算案,如今希盟政府给砂州更多,却被说成是以马来亚为中心的财政预算案。

由此可见,希盟政府把沙巴和砂拉越的需求列为优先事项,尤其是联邦政府依现行的MA63之规定,增加对沙巴和砂拉越的拨款。

陈国彬反问沈桂贤是完全没去了解整份预算案?还是读不懂?又或是故意扭曲事实?

“身为一党领袖,任何发言就要有一定水准,更何况是针对国家财政预算案的批评或意见。”

遗憾的是,沈桂贤为了达到政治议程玩弄地域性政治,蓄意扭曲联邦希盟政府的好意,毕竟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是可以引起东马和西马之间不必要的紧张情绪。

他提醒沈桂贤,首长阿邦佐在最近的讲话中也强调了砂拉越会一直留在马来西亚,因此,沈桂贤不该继续的玩弄地域性政治来达到他们在来届砂州选举求存的目的,进而破坏东马和西马的良好关系。

陈国彬也说,人联党没有揭露在国阵时代损失数十亿美元的一马资金流向,是因为他们乃从中受益匪浅,人联党至今仍对一马丑闻保持沉默,没有给出合理及让人信服的答案。

反而希盟新政府上台后在一年时间内,成功从国外追讨回14亿5000万令吉的一马资金,这亦显示了希盟政府做到了前朝国阵不可能完成的事项。

为此,沈桂贤上述的言论是无法被成立,尤其是509全国大选结果也充分证明了马来西亚人渴望一个新政治分水岭、团结一致、及建立具全球竞争力的新马来西亚政府。

陈国彬补充,我国独中和华中过去在财政预算案一直都是期盼落空,尽管华社多次向国阵提出诉求但全国60所独中仍无法从财政预算案分到一杯羹。

如今,希盟政府上台后不但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和华中,今年还加码800万令吉拨款,即独中拨款从今年的1200万令吉增至1500万令吉,而华中拨款也从1500万令吉增至2000万令吉,这意味华校今后无需像过去国阵时代那样的向政府乞讨拨款。

此外,联邦亦拨款7亿8300万令吉用于修建残旧学校,尤其着重在砂拉越和沙巴的残旧学校。更重要的是,这笔拨款将被谨慎地使用,确保用在预设的目标上,绝不能像国阵时代那样拨款莫名消失、或是自肥朋党。

2020年,联邦也拨款10亿令吉供全国乡区道路发展,其中东马砂沙就占了半数,即砂拉越2亿2400万令吉和沙巴3亿2600万令吉。还有,政府拨款约5亿8700万令吉给偏乡进行水供计划,其中的4亿7000万令吉拨给沙巴和砂拉越,以实现99%的人民获得干净水源的目标。

陈国彬也说,尽管全球当前的经济衰退进而经济不确定性,但马来西亚的货币汇率在区域上仍表现良好,尤其是马币令吉在美中贸易战之际乃得到强势的认可。

他表示,希盟新政府上台至今不到两年,许多体制上的重大改革还在进行当中,特别是在杜绝政府机构的贪腐方面仍需要一些时间去完成,但至少已开始取得不裕成果。

鉴于此,未来几年预计将有更多惠民的改革陆续有来,而现阶段最重要是马来西亚的经济得以再次崛起,成为经济超级大国,绝不能再被国阵时代因政府内部的贪腐而被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