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必须先有能力控制疫情 再探讨12岁以下孩童接种疫苗可行性

567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政府必须先有能力控制疫情,再探讨是否为12岁以下孩童接种疫苗,而非要孩童们接种疫苗去迎合每日万余宗的确诊病例。

周长佑指出,就是否为12岁以下孩童接种疫苗,政府也必需做足评估,充分的观察时间及参考全球各国的情况。

“当局拿小孩的健康去迎合已控制失败的疫情是本末倒置的,也不应急着要“追赶”世界大国的进度。”

他说,现阶段应先把疫情控制好,才去探讨小孩接种疫苗的必要性,其中还要确保不影响他们的成长发育过程、不出现副作用等,否则,倘若疫情再变种而导致人民需接受第三剂,甚至是第四剂疫苗时,试问年幼的孩子是否也一样跟从?

“如今,即便是13至18岁接种疫苗的情况已经让许多家长感到担忧,也难下决定。因此,政府应该专注于青少年疫苗接种的宣导工作,包括让父母先与孩子沟通,孩子的准备和应对,同时得以获取更多医疗专业人士的建议和知识。”

他说,虽然截至今日我国已为部分青少年疫苗接种,惟却未见政府提供任何13至18岁疫苗接种的相关的接种公共信息。再者,当面对一再变种的新冠病毒之疫情时,当局的处理方式也不该是“开放疫苗后就要民众接受接种”的做法。

他续称,接种疫苗是势在必行的事,但政府在宣导和教育工作上,也需下足功夫,在这同时也准备好将来提供予12岁以下孩童接种的可能行性。他举例,根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资料得悉,虽然感染冠病的儿童比成年人少,但儿童也有感染和生病的可能,甚至致病和成为传播者。

也如国际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美国有超过60万的12至15岁青少年接种,惟在其它大国,如:英国却才在近期公布,决定为16至17岁的青少年接种,由此可见,相同议题在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决定也是有差异的,因此我国政府在没有控制疫情前,不应急着要我国孩童或青少年接种疫苗。

“在孩童和青少年接种疫苗方面,还存在着‘是否值得’或‘是否需要’问题,至今都没有统一的答案和接决方式。”

就我国至今无法稳定下来的疫情,周长佑则呼吁政府务必认真的先把政府该有的工作,既是将疫情降低至可控制的范围,同时,先把网课的素质提高,以解决师生和家长当前面对的种种网课问题,政府一再把抗疫失败的责任推向人民自行决定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