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灾援助有欠透明 若真诚救灾何以排挤反对党选区

1417

砂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指出,显然,在人民因行管令受苦之时,是砂政盟(GPS)一再玩弄政治手段及操纵公帑来达致其政治议程。在灾难基金的管理中,透明是基本标准之一。然而,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救济人民的20万令吉拨款在管理上完全欠缺透明。

他针对人联党魁沈桂贤医生一番言论做出了回应。由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于4月3日发给各省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的公文中,清楚阐明有关每个州选区的20万令吉粮食援助拨款是由各别选区的服务中心负责管理,反对党议员的选区除外。砂政盟州议员的服务中心“将负责购买所有的食品及确认账单,并向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付款。”

他说,根据有关公文,反对党议员的选区则是由邻近的砂政盟州议员负责。因此,浮罗岸、朋岭、巴都林当和哥打圣淘沙80万令吉的拨款将由沈桂贤的服务中心负责。如果砂政盟政府是诚心要一起抗疫,为什么要在这项拨款事宜上针对及排挤反对党州议员?沈桂贤的服务中心是否了解浮罗岸、朋岭、巴都林当和哥打圣淘沙选区的人口状况和人民的需求?

他继称,再者,鉴于沈桂贤的助理确诊,那沈桂贤的服务中心是不是应该关闭进行消毒,而那些曾经与其助理有过接触的人士是否应该进行隔离?如果是这样,那沈桂贤的服务中心又如何能够有效的处理和执行每个选区的粮食分派工作?反对党州议员不仅不能管理各自选区的援助拨款,我们也无从得知由砂福利局执行的粮食分派工作的任何资料。

他表示,既然法蒂玛和沈桂贤是直接参与的负责人,他们必须对以下的问题负责,并给予人民交待:

  1. 谁是粮食援助的受惠者?为什么要刻意保密,难道花蒂玛提供的数据并不正确?
  2. 每个受惠家庭获得多少钱的粮食援助?根据社交网站的照片,还有网媒DayakDaily今天报导的照片,砂州政府给予每个家庭的粮食援助少于30令吉。
  3. 针对反对党议员及剥夺反对党议员服务中心救济贫民的资源的理由是什么?难道这不是迫害支持反对党的人民吗?

同时也是圣淘沙区州议员的他补充,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我们有限的资源,竭尽所能的给予各方面的协助:

  1. 当前线抗疫的人员缺乏个人防护配备时,我们发动筹款并为他们购置个人防护配备。
  2. 当政府宣布禁止我们自行分派粮食,我们协助收集有需要获得粮食援助的家庭及民众资料,并呈交给砂福利局处理。
  3. 当砂福利局没有分派粮食给通过我们申请粮食援助的民众,我们随即向警方申请准证,并自掏腰包购买各种食品、募捐及发动党员和义工派送粮食给有需要的民众。

“这一切都实实在在的证明行动党为民服务的真诚。”

他更斥责,砂政盟刻意针对行动党的行为,只会妨碍我们帮助人民的种种努力。尽管面对砂政盟的诸多刁难与限制,行动党还是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人民。